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歌之王子殿下国服停服了

第一次玩游戏玩到停服,心情不是一点的复杂啊。之前就有过啥时候停服的想法,因为玩家太少了,双线玩家大小号加起来才8000多,实际氪金的就更少了。现在经济也越来越差,赚不到钱的游戏早晚走上停服这条路。

唉,这游戏还不到一周年吧,我的兰兰。我把生日设在玩这个游戏的第二天,到时候去录个屏😿

这游戏我氪的不多,1000左右?这么眼睁睁看它要停服,只能大喊,我兰兰的卡牌差了好多好多啊!

一会去游戏截图下。非洲人的游戏卡牌。


贴个链接

这种新闻太多了。所以真的要把二次元和三次元分开啊。之前还看到一个基/佬说他/y了个学生,那学生根本就不会保护自己,连t/都不/带。

虽然现在腐/文,同人/文,很多人喜欢/肉,但是真的不要和现实联系在一起。

算了,管我p事。


反正你说洁/身/自/好吧,那些乱七八糟的男/女圈子也很多啊,老公都能/逼/着老婆/卖。

老公老婆找人玩/几p也有,大多数时候还是装瞎最好,自己不去做,别人的不去了解。


之前我还因为误打了字,在老福/特发现好多这种圈子,一个字就能搜出来。


渣浪也有专门盯这种的,看到你的发言就盯着你,私聊一些恶心玩意,或者看有没有那种倾/向。


万事还是小心为妙。


人心最可怕。


我秋风扫落叶

完全是碰巧啊。

鹿惊的信息素本来想用沉香的,但是我因为檀木的香味,尤其喜欢绿檀的香味,(有点醇香的甜味),就把鹿惊的信息素设定成绿檀香。我喜欢啊☀️


带人的信息素味道我是怎么也想不起来,本来也是个蛮喜欢的。为啥定为香樟内,是脑子里突然冒出的香味。香樟很不错呢,又好看,也有独特的味道。


然后我在玩游戏的过程中,突然想查查寓意。


然后就觉得真的是好巧啊。


檀木的寓意:绿檀木质地紧密坚硬,侵蚀不朽,百毒不侵,万古不朽,一般比喻经的起时间考验的爱情。

绿檀本就是檀木的一种,就当是绿檀啦。


香樟树的花语:

1 、纯真的友谊 。

2、我想和你在一起,永远守护你,因为我知道你就是我的唯一,谁也不可能替代你。


香樟树寓意比较多还有朴实无华,生命力顽强啥的。


感觉某种程度上来说很适合我文里鹿惊和带人,而且我构思的俩人也差不多是这种感觉,让我喊一句,老天助我哈哈。至于为什么分开,我担心我找的理由站不住脚👀


那篇带卡,本着应该是卡卡西为重点,结果自己更喜欢鹿惊带人,苍天啊,肯定是卡卡西和带土未成年要保护他们,虽然灵魂是老人和成年人👅


比起写文我更喜欢槽设定😽,毕竟我可以让一个短篇里满是背景设定。


本来还想过给带人榴莲味哈哈哈,但是那个味太腻人了啊。喜欢的非常喜欢,讨厌的非常讨厌,榴莲我自己是闻不到臭味就觉得很香。


我觉得abo最好的一点是,信息素味道里的气场给人感觉更实质性吧。

还有根本不用考虑那里清洁问题,水也自然。😤

哼,反正二次元和三次元不同。


abo据说是从狼群身上搞得等级分化和发👆情期,可是我更喜欢直接把它安动物发👆情上,动物发👆情也得看对眼才能那啥。研究abo时顺便观察过狗们发👆情期😤哈哈。


更高等级的abo是灵魂伴侣那种,(以后文里会提到,反正我是要写的,本来写过一个因为坑了没继续,带卡想写写,但是这块设定我还想不太起来了)灵魂伴侣这个在哨兵向导里更常见,不过我一直搞不清哨兵向导谁公谁瘦。有的文是这有的文是那。


另外想吐槽一个,我看同人算是断断续续,反正一直是拖腐一段时间,回来一段时间。

看到有些abo文,临时标记变成长舒那个位置,深层标记变肩膀那了。会觉得很奇怪啊,按照难易程度的话,好歹肩膀那更容易啊。怎么就把位置改了呢,然后边看变吐槽写手看过abo设定吗?

(这是前段时间的默默吐槽,今天一块吐出来)


最后abo平,权啥的,我是根本没兴趣的,因为在我的文里abo没有等级划分,如果o代表女性的话,我是不会让女性在我文里地位贬低的。我还不如搞母姓氏族,让o凌驾a之上,欲望来了,对a招手,欲望走了,a滚蛋(* ̄m ̄)。(哎呀,好想写这样的带卡啊,带土每次都生气,但是禁不住卡卡西引,写硬盘文去哈哈)


抑制剂我的文里也没有,多麻烦的东西,感觉跟吸杜似的,针管注射,卫生条件都达不到好伐。而且肌肉注射还是皮下注射还是静脉注射?万一扎神经上咋办?吃药片我可以接受,塞那里我更接受,毕竟那里药物吸收更好。(哎呀妈,去写个这样的带卡硬盘文去,和上面那个合成一个,卡卡西你个妖精)不过我喜欢a咬姓线或药物改变被咬人体质,哎呀妈,私设私设。


abo本就为肉而生的,搞那么复杂干嘛。不过我也喜欢清水abo,挺神奇。


好吧,我就是喜欢abo文,见到abo就一头扎进去。

向导哨兵也喜欢😍,有些写的真不错。


最后贴吧也有一些比较好的带卡文,不过看完再找就想不起名字来啦。


若是和谐就这样吧。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

既然杀鬽之类的,对大卡大土有那么大的副作用,他俩干嘛还要继续做,悠然见南山不好吗?

💫设定上大卡的能力很稀少,但是大土呢?这个世界是虚假的,先从消灭鬼怪开始?

我觉得我给自己挖了个坑,⛈填不上那种,嘤。


卡卡西和带土的人设是不是也有点问题?⚡️⛈🌩💥


得好好琢磨下🕸🌑🍂


带卡 重生8

今天啥事也不想干,就想写个文吧。这文本来构思是个肉文,所以大土大卡在我的设定下,两人分开后挺乱的。顺便还介绍了下背景。这章没肉但是估计会被和谐直接走链接吧。其实我很喜欢看留言,但是一想,我这糙文也没啥可留的。https://m.weibo.cn/5682395808/4326578429203576

哎呀妈这个阿飞帅,价钱也帅1140🌩

看到一张图,目光瞅到博人的胸肌(这画手还给画了根线,因为画手嗯爆豪的胸肌的关系就对这图多想了几下)川木的那个毛上色跟秃了一样

又来唠叨了

计划把火影漫画快速看一遍,理理两人的关系脉络,刨除同人因素来说,两人到底应该是什么关系。

可能我是卡卡西派,我见不得卡卡西再次受伤害吧,就想让它在文里生活的舒服点。

无意见看了几个文,里面的卡卡西是x奴或是别的身份,没有原则,活的狗都不如,伏地让各种各样的人x。

不知道作者是以什么心态来写的,玷污还是喜爱。不过圈子就这样,有人喜欢就会有人写。

重生本来是个肉文,但是多想了几下就想给卡卡西陪伴一起的父亲,就想如果带卡都活着,没有什么战争两人又会如何。镜面的带卡和火影带卡还是不同的,镜面的会唧唧我我,火影里的,卡卡西活了那么久重生成一个小孩,对带土的感情就不会那么激烈,觉得是在逗小孩。

但是这是同人,如果带土重生在另一个自己身上呢?

我有时候觉得带土后期对琳的回忆是对自己的洗脑,反复的回忆,反复的诉说,来证明自己没有错,但是他的确是错了。

岸本说阿飞是带土的真正性格,比较搞怪,其他时候都是装的。

卡卡西的性格前后变化巨大,是真的受伤太严重,把真正的自己藏起来,谁也不让看,谁也不要踏入。

凯对卡卡西来说也是一个重要的存在,算是从小陪伴到老吧。

虽然我在唠叨别人,但是我这文里的鹿惊也和好多人做了呢😤

还有一个,在感情里面,卡卡西这种高智商高情商的不会喜欢低智商低情商的,带土真的不笨。

嗯嗯嗯?

带卡 重生7

虽然没几个看的,我自个还是写的兴致昂然,不过快过年了,应该年前不更新了。

7

黑糖眼中闪过一丝迷茫。说起来他和鹿……惊……十多年没见了,分开的这些日子有时候觉得时间很长,有时候分明在昨日,他还能回忆起他和他第一次的事情,却已经完全遗忘分手的原因。分手的这许多年他大部分时间在外地,为什么不回来看看,为什么不回来寻找,他想可能是胆怯吧,更多的反而是害怕鹿惊的拒绝。他们分开太久了,身边的人来来往往,人也从少年不知不觉到了现在,本以为还是个孩子,却在照镜子时发现自己头上的白发,时间就这么悄然无声,好多事情好多人已经不会在自己的生命中出现了。

他经常想起鹿惊,一个字或是一头银发,一个背影或是一顿饭。他觉得自己挺可笑的,他到底在执着什么?

可是他想要亲自跟白草谈谈,他这几年过的好吗?过的不好他会生气,过的好他依然会生气。

黑糖把卡卡西从怀中放到地上,对他说,“一个破问题不值得交易,背着带土送你回家。”

黑糖打开衣柜,停留了一会大概是在挑选服装。

隐约中卡卡西意识到白草不想见黑糖,他正在思考要怎么来回答黑糖的问题,没想到黑糖放过了他。

所以黑糖白草到底是什么关系,卡卡西想,这个世界本就有一个带土一个卡卡西——如果镜像也算的话,还有一个小带土,应该没有小卡卡西,若是有他就不会出现在这里。

他为什么会突然在这个世界出现呢,一个与他之前的世界不同的地方?还是以十几岁少年的样貌,是在满足谁的愿望吗?愿望实现他就会消失吧,卡卡西想,会的吧。

“愣着干嘛呢,赶紧跟我走。”

卡卡西回神,就见黑糖穿着一身豹纹站在他眼前,噫,竟然穿了个骚粉衬衣打着条淡紫领带,真骚,卡卡西想。

黑糖甩着豹纹长款大衣,招摇过市,卡卡西没眼看,低着头背着带土急匆匆跟在黑糖后面,黑糖步子太大了,他有点追不上。

带土整个身子滚烫,卡卡西经过酒保时跟他要冰块降温,酒保看了黑糖几眼,黑糖点头。

卡卡西把带土放在车后座上,把装着冰块的袋子放在他头上降温,他问黑糖怎么办,黑糖说,他儿子太笨了,所以才这么烫不用管。

雪今晚是停不下了。

街上陆续亮起了照明灯,黑糖说带卡卡西去公园看鹿,卡卡西问不是要送他回家吗?

“你还真信啊,我又不知道你住哪里?”黑糖说。“给带土喝点水。”黑糖从前座摸了瓶罐装水扔给卡卡西,“你也喝点。”

带土的嘴唇已经热的褪皮,卡卡西用指头沾着水滴滋润带土的唇,黑糖从后视镜看着他说,“唉,用嘴喂。”

卡卡西不想理他。

冬天逛公园的很少,黑糖独自一人转了一圈,带着一身雪回来了,手里捧着几个热红薯。

他脱掉外套,把椅背放平,喊卡卡西一起吃,他说卡卡西最喜欢冬天陪他吃红薯。

卡卡西一边剥着红薯皮一边吐槽,别想用这种理由骗他给他剥皮。

然后卡卡西剥好的红薯被黑糖一口吞了。

“干脆烫死你!”

市中心发生公交车祸,伤员里面有发情的omega,空气里塞满各种被发情的omega引来的alpha信息素的气味。

白草,哦,也就是黑糖口中的鹿惊,恰好在此处,他选了个高处观察周围,果不出所料,空气中的血腥味,引来一堆矮胖的小白雪人。

他向小队汇报情况,凯说他在附近尽快赶来。

小雪人太多了,它们积聚在伤员身上吸食他们的血液,四周很乱,发情的alpha团团围住公交车,没有人发现小雪人的存在。

警车,救护车的鸣笛由远及近,鹿惊发现一只红色的小雪人钻进alpha的身体里,被附体的alpha像是被冰住了,浑身抖动,头上冒出黑烟。

该死。

人太多了,鹿惊无法出手。

他从腰中摸出暗藏的双刀,两手相对一碰,短刀合成一把稍长的短刀。他在混乱的人群中向那个被附体的alpha靠近,悄悄跟在他的身后。

这个alpha猛然转向鹿惊的方向,张开血盆大口就要咬上去,鹿惊甩出短刀,短刀在空中突然发出紫色的闪电,鸣叫着扎进alpha的体内。

alpha十分痛苦,扭动挣扎,指甲伸长四处乱抓,鹿惊双手击掌,掌中生出紫电,他拍向异变的alpha,一股黑烟从alpha头顶钻出,叫嚣着冲向鹿惊,鹿惊闪身躲过,拔出短刀砍向黑气。

黑烟发出刺耳的鸣叫,消失了。

鹿惊收起掩护罩,退到人群后面,他讨厌在人多的地方行动,掩护罩会让他的体力消耗加快,他的后X会需要J.Y的补充,他讨厌自己的身体。

鹿惊要求凯赶紧过来,他本身不擅长大面积攻击,这不是他的能力。

一根燃烧的锁链刺破空气出现,鹿惊眼睛吃痛,他捂住自己的右眼,这股熟悉的感觉,是他?!

鹿惊心跳如雷鼓,他有多久没见过带人了,他应该过的很好,有了自己的家庭,孩子都这么大了,长的跟他小时候很像,一股笨笨的样貌。

第二根铁索出现,聚在伤员身上吸食的小雪人在火焰里吱哇乱叫,一股股黑烟从雪水中冒出,碰到火焰霎时烧成灰沫。

鹿惊抬头,一尊豹纹站在他的眼前,面前这人还用同款豹纹帽子盖住自己的脸,帽子底下冒出声音,“猜猜我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