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茨酒茨OA4

oa4
那日过后,酒吞重新陷入忙碌,虽然那次后身体不舒服,也只当是染了风寒,吃了点感冒药,睡一觉而已。
茨木偶尔会来,除了买点糕点也时常给酒吞带自己熬的酸梅汤,盛情难却下酒吞也只能收下。
第一次收到omega的礼物,酒吞心里美滋滋的,看来这个omega铁定要追求自己了,哦,他的处男心蠢蠢欲动。
茨木再来的时候酒吞会额外送份蛋挞。
日子在平静中一天天过去了,看起来纯洁无暇如同回到思青期。

今日是茨木的生日,酒吞早早关了店门,提着精心制作的生日蛋糕,去往茨木发给他的地址。
叫开了楼洞门,酒吞打开相机观察自己打扮,真是帅气的alpha。

第一次踏入单身omega家中,酒吞局促不安,他坐在沙发中手脚不知道往哪里安置,为了防止尴尬只能不停喝水,被刻意抑制的信息素味渐渐冒了出来。酒吞有一段时间没有闻到自己大量信息素味了,这次闻着有点古怪,好像是奶味比以前浓郁,难不成接触了太多奶油信息素起了变化?
这个时候还是不要想这些了。
  
订的外卖很快到了,酒吞终是平静了下来。
两人边吃边瞎聊,茨木举着酒杯表达对酒吞的爱意。酒吞一激动多喝了好几杯。
饭后便是吃蛋糕时间。
当然的,蛋糕没吃多少,大部分都贡献给打闹了。
说起来酒吞酒量不错,现在的他坐在地板上,衣服扯下大半,头昏昏沉沉。茨木坐在他身前契而不舍的扒他衣服,把奶油摸在他露出的皮肤上。
酒吞抓住他手问干什么。
茨木回他干你。
酒吞推拒着他的拉扯,还不忘跟他开玩笑,坐上来自己动?
“这是个好主意。”茨木笑。

刚才喝的红酒太古怪了,不是后劲大,像是掺杂了安眠药一般。
“安眠药吗?”酒吞嘟囔出声。
茨木回他,“你醉了。”
酒吞被茨木扒得赤条条躺在地上,胸部下腹部涂抹满奶油,酒吞按揉着太阳穴后知后觉发现,屋内只有自己信息素的气味。这个omega丝毫不受影响。
茨木真的是omega吗?或许他是beta也说不定,为什么他一个alpha会被人压在身下舔,alpha的尊严呢!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