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女尊 王翔

女尊   王翔  异世

孙翔下雨天失足掉进下水道,吃了好几口脏水,从水里钻出来的他四处找古力井盖。
爬出井口的时候还被个大轱辘磕了下头,磕出个大包,哎吆,这是啥时候装了这玩意。
雨下的倒是挺大,稀里哗啦,孙翔手里拿着只剩伞架子的破伞在风雨中摇曳,有个撑着油纸伞的人提着木桶从他身边经过,去井边打了桶水默默走了,孙翔都没来得及喊他。
不一会,那人又回来了还带了几个人不由分说抓了他就扔进柴房里。

一群穿着古朴的女人围住了他,捆绑并拷问他是不是偷窃的小贼,这群女人力气真大,扭着孙翔的胳膊生疼。
孙翔无比冤枉,说他是被水冲过来的,女人一副关爱傻子的眼神互相交流起来,最后确认抓错了人,认为能编出这种说法的人做小偷,小偷都会觉得冤。
“我没瞎说,你们要相信我。舍弃你们怀疑的眼神,我是冤枉的啊。”孙翔无畏的辩解着。
被其他人喊作妈妈的女人上前捏住孙翔双颊左右瞅了瞅,说道“这脸还不错,身子不行,屁股太小了,上不了台面。”
“春兰,这小子就归你管理干些粗重伙计好了。”
“是。”

孙翔被锁在柴房,第二天有人叫他出来到院子里劈柴火,孙翔说肚子饿没力气,来人一脚把他踢进柴堆里,对他说,“下等人是没有资格提条件的,在这里只有干活才有饭吃。”
“你这个女人咋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果然是个傻儿,你们男人才是嫁的那一方。”
“你说什么?”
“老娘没空跟你叨叨,滚起来去干活。”

孙翔爬出来的地方几天时间就让他有毁三观的感慨,这是座青楼,是专供女人消遣的地方。这里的男人在孙翔眼里就是一群妖艳贱货,见到女人扭着大屁股就扑上去撒娇调笑。
通过这段时间的观察孙翔发现这里的男人以屁股大为美,据说是因为屁股大好生养,反观女人屁股到是窄小了不少。
他还没完全搞清时就被一碗打胎药给惊到了,原来是这里的花魁怀了孕,被妈妈以败坏名声罚到了后院干活反省。
虽然这朵花十足艳丽,但是孙翔敢拍着胸脯保证对方就是个活生生男人,除了屁股大点。
花魁一脸悲愤,那个抛弃他的女人说过会来娶他,怎么一见他怀孕就连影子都不见了。
孙翔不情不愿的从花魁口中获得了新的世界观,他一听就不干了,为什么这个世界男人会生孩子。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孙翔跳井了,在水里扑通了半天怏怏爬上来。

完蛋了!回不去了!

花魁被罚扫了一个月地,这段时间妈妈盯上了孙翔,认为他是个可造之材,除了屁股太小。
孙翔开始喝一种汤药,孙翔的卧室从柴房搬到一个像拷问间的地方,这里墙上地上屋顶上摆放着许多可以打马赛克之物。
孙翔心里把他知道的佛从头到尾拜了一边,“我是个好人,佛祖保佑啊啊啊!”
令他宽心的是这里有床,领他来的春兰说以后这里就是他睡觉的地方,说完压着他去浴桶里洗刷,从井里爬出来那天就没洗过澡,太脏了。
春兰和手下把孙翔绑在床上,在他胯骨处绑上固定带分别绑在两边架子上,架子有滑道可以往外拉扯。
孙翔痛的大喊大叫,“骨头要断了要断了,住手啊,救命啊杀人了。”
春兰上前打了孙翔一巴掌,让他闭嘴,“闭起你的臭嘴,给你喝的汤药里有让骨头移位的药物,你死不了我们还指望你赚钱。”
“啊啊啊啊啊!”
“把嘴给他堵住吵死了!”

一个月的时间孙翔受尽了折磨,每天被逼着咽下难喝的汤药,在木桶里浸泡,在床上做拉伸运动。
从拷问室出来的时候,孙翔几乎都不会走路了,他被扔到妈妈脚下,妈妈嫌弃的量了量他的屁股。
“不行,不合格,让花魁回来吧。”

“你们为什么要折磨我!”
“好玩啊。”妈妈说。

孙翔被扔回柴房继续干苦力,不过每天还要喝不知道掺杂了什么内容的汤药,孙翔拒喝,花魁劝孙翔,“翔儿乖,喝了吧,要不然你的双腿就废了。”
孙翔想,他还要想办法回到原先的世界,不能折了自己。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突然孙翔被通知参加七天一次的青楼表演。所谓表演就是几个身材好的表演脱衣舞,其余人穿着薄纱衣服供女客摸身。
孙翔打死不从,被春兰好好教育了一顿。

双手双足被绑起跪在台子边缘,双眼被遮双耳也被塞,孙翔的恐怖充满整个心脏。他的触感此时十分敏锐,无数双手摸了上来,这些手抠挖着他的牙齿舌尖,碾捏着他的胸前两点,捯饬着他在空气中颤巍巍的柱形分泌体。
女客们触摸调教着,他身上的药物被点燃,他呻吟喘息,泄了无数次,最后瘫倒在地上的他已经快失去自我了。
有人停驻在他跟前,脱下外衣盖住了孙翔。来人把孙翔的眼罩耳塞取掉,解开捆绑的绳索,抱起他,对妈妈说,“他的初次我要了。”

重新洗刷好的孙翔躺在柔软的被褥里面,刚才又被下了药,浑身软绵绵。他扭头看着推门进入的女人。
女人不矮,胸很大,孙翔的注意力全在颤抖的大胸上了,看起来也不错,被大胸女人睡,也挺幸福,不知道长相如何。
正在想着的时候,女人凑近前来,孙翔双眼瞬时睁大,惊叫出声,“王杰希!你怎么在这里!不对,你怎么变成女人了!”
女人表情疑惑了一下,问他,“你知道我的名谓?”
“你是王杰希啊,微草的那个王杰希,你的大小眼……”
女人突然掐住了孙翔的脖子,压低嗓音问他,“你还知道什么?”

原来这个女人表面经商,内里是魔道教主,这座青楼也是她的产业,醉梦花海下隐藏的是情报收集,微草便是他们的暗号。
孙翔出现的第一天王杰希便知晓了,让这里的妈妈暗中调查他,得出的结果是古怪的,孙翔这人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完全没有他存在的痕迹。王杰希觉得在这么调查下去也不会有其他结果,不如让他出来赚钱顶贴之前的调查开销。
按照这里的审美观,孙翔称不上多好,毕竟是个以屁股大为美的世界。但是王杰希就是想尝一尝他的味道,之前她还躲在楼上看热闹,见到孙翔的反应她就管不住自己了。

王杰希掐着孙翔的脖子,大小眼分外明显,孙翔不断挣扎想让王杰希松开手。身下的人呼吸变得急促,脸色难看,王杰希担心他会出事松了手劲被孙翔挣脱开来。
孙翔躲进床的里面,惊恐万状。“你,你不是我认识的王杰希。”
“还有另外的王杰希?”
孙翔点点头,“我说出来你肯定不信,我不是这个世界里的人。”
王杰希挑高眉毛让他说。

王杰希盘腿坐在床上,靠着床柱,听孙翔说完笑了笑,“我不信。”
“我没骗人,你得相信我。”孙翔无奈,他连他小时候的糗事都说了,这个王杰希怎么还不相信他,还要他一遍又一遍解释。
“你说你们的世界是女人生孩子,这边是男人生,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谁会是生的那一方呢,我很好奇。”
其实呢,王杰希是相信孙翔的,毕竟她对他做过调查,而且对方描述的世界着实有趣就逗他让他多说了些,至于另一个世界的自己又不是她本人不敢兴趣。
对于谁来生,王杰希相信肯定是孙翔,现在是这个世界说了算。
“当然是你。”孙翔想也没想脱口而出。
“未必。”

两人在床上折腾了一个时辰,孙翔痛的嗷嗷叫,有这么痛苦吗?盆骨疼极了,下面那根也疼,肚子还时不时抽痛,他是被下错药了?
和王杰希做了后孙翔又被扔回后院劈柴打水去了,仿佛之前的事都没发生过,唯一好处是多了张小床,躺上去吱嘎响。
孙翔还在找回去的方法,只要是雨天他就往井里跳。在一个狂风大作的雨夜里,孙翔又跳井了,这次他发现他不是一个人。
“跳井玩啊。”花魁身上的香味孙翔记得,虽然看不清人脸。
花魁没出声,孙翔又说,“天不错嘛,出来洗个澡。”
花魁没说话,孙翔干笑,笑着笑着就笑不出来了,他发现花魁死了。

一众女人围在柴房里,秋菊站起身说道,“花魁死亡超过12个时辰,是被人用毒针杀死的。”
妈妈点点头对孙翔说,“去,给井里撒上消毒粉。”
等孙翔找到消毒粉冒雨撒入井中慢悠悠回来时,众人连同花魁都消失了。孙翔坐在小床上深思,这地太危险,还是赶紧逃吧,于是孙翔冒雨翻墙跑了,早晨又跑回来了。
为什么呢?
他饿了。

真花魁死了,假花魁还活着,王杰希来了。王杰希来了孙翔准没好事,孙翔被春兰按在浴桶里,拿着刷子刷了个干干净净。
“好像是准备挨宰的猪啊。”
春兰拿刷子敲他脑袋,“你瞎说什么玩意,信不信我把你当猪宰了。”
“信。”孙翔就是如此的能屈能伸。

孙翔躺在床上快睡着了王杰希才来,她脱掉外衣钻进被窝,搂住孙翔把他脑袋按在自己胸口,也不说话。
这种福利对于宅男孙翔来说压根只敢想不敢做,第一次窝在大胸上让他顿时失去睡意,脑袋充血,鼻血不听话的流了出来。
王杰希一顿,翻身压在孙翔身上,调戏他,“瞧瞧我们的翔翔这么热情,真是可爱,来让我好好疼爱你一番。”
孙翔捂着鼻子,摇头,“别别别。”
又是一个不眠夜。

假花魁在盘问的过程中咬舌自尽了,虽然没有什么收获,王杰希从他的招式和易容术判断他是来自宫内的人。
本国的王,叶修,十分善于易容之术,曾经行走江湖时同王杰希过了几招,那么土气的招式动作真是想忘都忘不掉。
这次叶修的手下被她杀了不知道这个古怪的王会有什么动作,王杰希决定留下来静观其变。

王杰希嗅着孙翔的脖颈,汤药的作用起效了,这是自己喜欢的味道。

叶修没让王杰希白等,带着王后一起来了。孙翔正在大厅里打扫昨夜的狼藉,王杰希说不干活没饭吃,一个扭头看到叶修样貌的女人领着他不认识的男人翻墙进了前院。
孙翔大张着嘴看着叶修走进,这感觉太神奇了,孙翔觉得他有必要嘲讽下。
他指着叶修,“哪里来的乞丐,滚出去。”
叶修进门时就注意到孙翔了,通过情报网她早已知道眼前这个凶巴巴的纸老虎是王杰希的枕边人。
正所谓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叶修轻飘飘开口,“吆,王大眼这么不懂的怜香惜玉,刚滚完床就让身下人劳作,依我看你俩那里都不行啊。”
这熟悉的糟心感觉,孙翔觉得他还是闭嘴好了。

叶修拉着男子捡了个干净的地方就坐,大嚷着让王杰希上茶,“王大眼我知道你在,你现在缩头乌龟晚了。”
他又喊孙翔,“站在那里翻白眼的,我知道你和王大眼睡得每一次,简直……”
“叶修!喝茶!”
人未到声先到,叶修眼前出现一杯茶旋转着朝她脸面飞来,被叶修轻巧接过,她一口喝干手中的茶,回道,“好茶。”
在她喝茶的空挡王杰希出现在叶修对面,一只手端着茶具一只手拿着糕点盘。
“不知王大驾而来,有失远迎,这里怠慢了。”
“你这人不实诚,官话一套一套,跟我何必呢。”
“在下可没这个胆。”
“你没胆,你是真有胆,杀了我的人你打算怎么说?”
“是你这边先动的手。”
“唉唉,尊称咋没了。”
“我的人先被你方的人杀了的。”
王杰希和叶修一来二往,推杯换盏,勾肩搭背……

孙翔看得目瞪口呆,叶修身边的男子来到他的身边拉他坐下,男子让孙翔不要惊讶,两人见面一般都是如此。
男子说他们没有恶意,只是来寻一味药。
孙翔扶住眼前清瘦的男子,他看起来气色很不好,像是大病初愈的样貌。
“你没事吧,苏大哥。”
“路上染了风寒,小病而已。”苏沐秋咳嗽了几声摆了摆手。
“你还是小心点。”
孙翔跑到之前叶修的桌,此时二人已飞出屋内在前院比拼了起来,他拿了糕点和茶水,让苏沐秋润润喉咙填填肚子。

叶修便是住了下来,他和王杰希基本白天都不在,没多久临近的山上起了山火,据说死了很多山贼,百姓们连声叫好。
王杰希也忙了起来,让妈妈偷偷把重要物资换到别处,悄悄遣散了众人。孙翔发觉人越来越少很是奇怪,一个夜里在床上问了王杰希,王杰希让他不要多问,并且让他准备第二日远行。

赶了半月的山路,一行四人来到一处山谷,环境清幽静雅。当见到谷中之人时,孙翔一脸卧槽,女版张新杰!不知道又是个什么人设!
“这里只留生病之人,其他闲杂人等可以走了。”
孙翔一听转身就走,又是个怪人。
“且慢。”张新杰喊住孙翔,她探出手左右试了试孙翔脉搏,说道,“留下。”
“我没病。”
“阁下怀孕了,但是阁下身体似乎受过什么损伤,气血不畅,胎儿很难发育。”
孙翔被张新杰的话惊出一身冷汗,她说什么,自己怀孕了,这不可能吧,自己又没长那个玩意,不对她好像说胎儿不好发育?
“你,你是要打掉他吗?”说完,孙翔心里又是卧槽,自己这个语气简直一副舍不得样子,想什么呢,打了最好!
“是真的吗?翔翔怀孕了?!”王杰希上前一步握住孙翔的手。
“闲杂人等可以走了。”
“唉,我说,张新杰,你这不地道啊。我可不记得谷中有这条规矩,你不会想讹钱吧?”叶修抱着胸一副看好戏的样貌。
“今日的规矩。”
“行了行了,不会给你惹麻烦的,我和王杰希在这里住一晚就走。”
“现在就走,否则你们全离开。”赶紧走吧,不想和你们咬文嚼字了,心累。
“走吧叶修,晚一日不如早一日。张谷主照顾好他们两个,如果出了什么幺蛾子拿你弑问!”
“叶修,不用担心我,我在这里等你。”苏沐秋抓过叶修轻轻摩挲她的手心让她安心。

张新杰把孙翔和苏沐秋安顿了下来,谷里只有她一个人,苏沐秋的病情比较特殊,留下孙翔一是让他协助自己另外他的确也是怀孕了,跟着王杰希到处乱跑不是个好主意。
孙翔每天跟着张新杰四下采草药切割草药晾晒草药,每天如此不带改变的。
有一天采草药途中,孙翔问张新杰,他应该没怀孕是骗人的吧。
“不会。”
“不可能啊,我天天跟你在山上跑来跑去,吃的好,睡得饱,根本就没有什么感觉。”
“你是在怀疑我的医术吗?不要妄想挑战我的权威,还不是之前你缺乏运动,血脉不畅,多跑跑路就好了。”
瞎说,天天白天干粗活,晚上床笫之事,他觉得他更需要休息,难道?孙翔抓了一把野草,扔到张新杰脚下,“你这是拿我做免费劳动力啊,不怕我身体出问题?!”
“放心吧,你身子皮实着呢。”张新杰继续低头寻觅药草,还缺一味药根据医书记载应该是在这附近才对。那个苏沐秋,身子一天不似一天,要抓紧了。

在谷里孙翔跟着张新杰学了很多医药知识,每天的汤药也都是他熬得,给苏沐秋的,自己只有啃小药丸的命。
每月一次,张新杰都会出谷,卖药,义诊,购买生活用品和米面,叶修临走时给他留下不少银两够他添置好几回。
回谷的时候,张新杰身边多了一个人,一个很消瘦屁股很大的男人,孙翔看到他的脸一口水差点没呛死。
是,是韩文清,哈哈哈哈哈,我要看他生孩子。孙翔内心波涛汹涌。
“以后他就是我的夫郎了,拜过堂的那种。”
“噗。”
“孙翔有什么话想问?”
“你从哪里捡到的,你看他脸那么臭,好像你欠了他钱一样。”
张新杰敲孙翔脑袋,“就你话多,你也不看看我是多正派一人。他是我比武招亲上领的,没打过我,一直生闷气呢。”
“哈哈哈哈。”孙翔锤墙,“不是吧,你只是个大夫唉,怎么能赢过他。”哈哈哈,他可没听过韩文清会输给一个牧师。
“这个嘛,我用了点小伎俩。”张新杰假装咳嗽了几声,韩文清的脸更臭了。

别说,自从韩文清来了以后孙翔的日子就轻快多了,有时间睡懒觉了。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世界待久受到影响,孙翔觉得他越来越想依赖别人了。他经常想到王杰希,他用王杰希留下的信鸽给她写信,写谷中发生的有趣的事情。
王杰希每次都给他回复很长的内容,说着各地的风情,因为路途遥远,两人书信来往短则半个月,长则一整月。

在这个时间里,谷中闯入不速之客。

孙翔看着唐柔抱着大肚子的杜明一步步走向自己,他不由得摸了摸自己凸起的肚皮,心里突然恐慌起来。
“谷主在吗?救救我的夫郎。”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两个人身上都是干涸的血迹,孙翔赶忙把二人让进屋子,让她把杜明安置下来。
唐柔抱着杜明让他躺在自己身上,一遍遍亲吻着杜明的脸蛋,“不要离开我,你醒醒啊,明明。”
孙翔端来热水湿了毛巾递给唐柔,唐柔抬头说谢谢。
这让孙翔有点恍惚,那个世界的杜明追上唐柔了吗?
孙翔找出止血药和安胎药教给唐柔用法,唐柔一一照办了。

张新杰今天回来的比往日早,她说隔着山路就闻到家里的血腥气,他让孙翔在一旁协助,给杜明治疗后背上的伤口,刀口很深伤了肺部。
在治疗的过程中,杜明的羊水破了,张新杰几乎要吼起来了,她一边顾着大人一边指挥孙翔和韩文清让他们准备孩子生产的东西。
几乎忙了一天一夜,杜明整个人浸在血水里,身下已经全染红了,苏沐秋抱着孩子到一边清洗,他有生产的经验,刚才也亏得他在,两个没见过这种阵仗的已经晕了过去。韩文清是晕血,而孙翔是生理性不适,出门吐了好几次,最后累晕过去的。
张新杰直起腰看着家里这堆体弱病残,掐自己大腿告诉自己这不是梦。

孙翔醒来后,张新杰告诉他一个地方,让他每日吃过药都去泡一泡温泉,对他身体和体内胎儿都有好处,他的孩子真的长的太慢了,这都七个月大了,肚子还不怎么显怀。
剩下的时间就是全力治疗杜明,苏沐秋经过这段时间的调养身体好了不少,孩子他很喜欢,就暂时给他照管了。
“你很喜欢小孩。”韩文清问他,“家里孩子几岁了?很想他吧?”
“嗯,很想,自从他离开那天起就想他。”
“几岁了?”
“……四岁……”苏沐秋说这话时浑身都在抖,四岁是他的孩子离开的年纪,如果还活着得有八岁了吧。

杜明昏迷了近两个月,醒过来那天韩文清发现自己怀孕了每天臭呼呼的脸一瞬间红了彻底,眼神也柔和了不少。那一天王杰希回来了,她和唐柔交流了战事,关心了杜明伤情,给苏沐秋交代了叶修的情况,余下的时间就是陪在孙翔身边。
见到孙翔是在温泉旁边,孙翔泡在水里早已经睡着了,这段时间他愈发的困倦了,一天清醒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两个时辰。王杰希下到水里搂着孙翔,她从怀中掏出一块五彩石挂在孙翔胸前。
这块五彩石是召唤孙翔来的媒介。

领国一直都有侵略的野心,他们的国师动用巫力从异世界召唤能人来助阵自己,结果不仅算错了时间也算错了降落的地点,阴差阳错的给孙翔弄到王杰希身边了。
叶修早就觉察到领国野心,一直都和王杰希有联系获得她的情报,对于召唤的事情王杰希并不知情。
花魁的死亡让他们直觉大敌当前,敌军压城,敌国的暗兵早已潜伏在皇城周围,短短几年时间已是颇有规模的山寨盗贼。叶修找到王杰希和她商议,只要王杰希协助她攻破敌城,她在位期间就不会追究魔道的势力范围,王杰希说她卑鄙。叶修回她不卑鄙就守不住这千辛万苦打下来的江山。
敌国内部早已有叶修布置好的眼线,有的还高居要位,几个月的内外夹击,敌国败了。
直到攻破敌国王城,王杰希才发现召唤阵的存在,她想到了孙翔,这个本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人,一个她所爱的人。她开始疯狂寻找国师想询问她召唤阵的情况。
国师站在破败的城墙上看着脚下堆满尸体的护城河,望着曾经属于他们的广袤土地,她不忍看国破家亡万物凋零,在跳下城墙的一瞬间,王杰希拉住了她,大声吼叫着问她孙翔的情况。
国师凄凉的笑起来,如果不是她的召唤是不是她的国家就不会灭亡。国师来到召唤阵前,撬动中心石砖摸出一块五彩石交给王杰希,对她说,孙翔是用他们的国运召唤来的,国破了他也失去了留在这里的缘由。
“这块五彩石可以多让他留些时日,他终究是要回自己世界的。”

王杰希抱着孙翔亲吻着他,摸着他依然不算大的肚子,孙翔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了。
时候到了,孩子顺利出生了,很小一点瘦瘦的,“好丑啊,一点也不像我们。”孙翔说,亲吻着幼小的女儿。
之后孙翔就陷入了彻底的昏迷,王杰希带着孙翔父子二人回了魔教,她现在很忙,不仅要照顾小女儿,每天还要给孙翔擦身讲故事,讲身边发生的各种事情。
突然有一天孙翔醒了,像回光返照一样,缠着王杰希亲吻交合,两人把各种体位做遍,依然不尽兴,最后累瘫的孙翔窝在王杰希怀中渐渐消失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