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带卡 重生 1

想吃肉写的,结果写成意识流还没肉,慢慢养吧,发在菠菜,等全文完了在打tag

1
卡卡西死了,躺在木叶医院的病床上一个人静静的死去了。鸣人他们知道了一定很伤心吧,白天来的时候还安慰他会好起来,卡卡西倚靠着床头,对着来看他的小辈们笑,淡淡的。都要做太爷爷的人了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卡卡西抬起干巴巴的手努力摸了摸鸣人的头顶……
生命之火在这个夏日的夜晚彻底熄灭了,窗外很暗,月亮红通通一个半悬在空中,周围一圈白色的月晕。
卡卡西看着屋外的红月亮,心道,他已经老到蚊子都不叮咬的年纪了啊,也该去那个世界找他们了。朋友,对手,同伴,老师……
云层遮住了月光,卡卡西闭上了双眼。

2
眼前是一片雾气空间,什么也看不见,什么也看不清,卡卡西站起身。
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他试着迈出一步,脚下是流动的,卡卡西低下头,缓慢流动的水面映出他现在的样子,十二三岁的他,小小的没戴面罩,左眼完好没有疤痕。
他静静的看着像是看着水中的陌生人,他抬手捂住了左眼,那里突然好痛。

3
再次醒来的卡卡西发现自己趴在一个成年人后背上,男子的白毛又短又刺,挠着他一侧的脸颊。
卡卡西愣了几愣,圈紧环绕的手臂。
父亲。

卡卡西发烧了,从水里爬出来就开始发烧了,迷迷糊糊的他见到岸边有个白毛男子对他招手……

男子把他带回家,给他洗了澡擦了身,家里没有小孩子衣服,勉强找出自己穿小的套在卡卡西身上。
整个过程,卡卡西都没醒人也非常乖,就是不肯从他身上下来。

“哪里来的孩子,一直喊父亲。我可不像是会做父亲的人。”男子没法,喂他吃了点药,抱着他钻进被窝。

冬天的夜晚还真缺这么个火炉。

4

卡卡西捂着一侧眼睛,盯着水中幼小的自己,水里的自己同样捂着一侧眼睛看着他。
这是变小了?都已经老成那样了,死亡后竟是恢复了小孩子样貌,呵,生命之神可真善待他啊。

他松开捂眼的那只手扯了扯衣领试图遮挡住自己下半张脸,随后迈开步子向前走去。
一路都是白茫茫,没有声音。
没有脚步声,没有水流声,没有他喘息的声音。

突然他发现浓雾里有个白毛男子,对他招手……
卡卡西快速跑动起来,毫不迟疑。
他伸出了双手,脚下传来水流的声音,他听到了自己急促的喘息,他的手搭上了对面人的手。
卡卡西出口的话还没喊出声,身子一沉,坠入水中。

5
眼前的白毛男子三十多岁,自称白草,他对卡卡西表现出十足同情,鼓励他说就算身体有缺陷也不要轻生。
卡卡西一勺一勺喝着汤,沉默以对。

他不是自己父亲,那张脸根本就不是。
他人很好,说出口的话很怪,有些词根本听不懂,什么是ABO?腺体?为什么要有腺体?
这里是哪里?天堂还是地狱?

“我不介意你称呼我为父亲,”白草说,“实际上我也想要个孩子。”
卡卡西从碗里抬起头,眨眨眼,白草耸肩,双手往两边一搭,一脸无奈,“我知道我长得帅,你不要迷恋上我哦。”

卡卡西内心吐槽,这不是重点吧,这么轻易就接受父亲人设还是个陌生人也太心大了吧。或许有什么阴谋,虽说好像是自己先找上对方的。

白草继续说道,“之前给你洗澡的时候确认了一下,没有内生殖口。”
“你在说什么?”卡卡西彻底从碗里爬出来,停下了数姜片的动作。
“你也知道你那时一直缠在我身上,”白草又是耸肩,“我没经过你允许擅自检查了你性别,这里我道歉。一个没有性腺的人,我无法判断他的性别,对我来说只要不是Omega就行,毕竟在这里根本就没有Omega的生存之路。”
卡卡西睁大了双眼,努力消化白草的话。

“你有一个分化成Alpha的好身材,可惜没有性腺,对其他人来说构不成威胁,想要生存下去,唯一的方式就是伪装成Beta。”
白草说完小声嘟囔了一句,“没想到真的有无性别的人存在。”
虽然声音极小,做忍者时锻炼出的好耳力还是让卡卡西听了去,说起来,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就感觉不到任何查克拉流动。

卡卡西提出疑问,“我性别男。”
白草古怪的看着他,“男?什么意思?”
卡卡西觉得他应该多吃姜片醒醒脑,于是低头重新埋入豌内。

6
卡卡西决定住下来了解情况,对自己即将生活的世界多做了解总不是坏事。

他放下了手中的书,这什么古怪的世界,这里难道是地狱吗?
这个世界分为Alpha,Bate,Omega三性,外表和卡卡西所认识的男性没太大差别,区别在于这里的男人会生子!
看到这个感叹号没,瘦瘦小小一个,在卡卡西脑子里上窜下跳。

卡卡西试探着问白草的性别,这个描眉画眼的男人扔给他几个硬币让他黑天之前不要回来,他有生意要做。
他让卡卡西穿好外套,把他推出屋门,临关门前又朝他手里塞了几串丸子。
“记住,天黑前不要回来。”随后想到什么,朝卡卡西眨眨眼,“我可是你爸爸,乖乖听爸爸的话哦。”

卡卡西咬了一口还在热乎的三色丸子,脑细胞飞快运转重塑三观。
天空灰蒙蒙的下起了雪,卡卡西蹲在家门不远的暗处观察这条没什么人的街道,街道很窄,勉强容两个成年男子并肩而行,街道一侧是竖起的高墙,很高,把另一侧的低矮居民区遮挡的严严实实。
有个高壮的男子从远处快速行来,在白草门前按响了门铃,很快便被白草抱着脖子迎进屋内。看到这一幕的卡卡西顿时想起亲热天堂里的描写,他拍了拍微烫的脸颊站起身,对于一个老处男来说这些画面还是稍微刺激了点。

他决定四处走走。

街道的末尾是条弯道,堆放着几个脏兮兮的垃圾桶,应该没什么好看的,卡卡西这么想着却没有停脚,下一步他就被一双手抓住了,卡卡西下意识就给了对面人一个飞踢。
本趴在地上的人被这股力气挪了个地翻了个面。
卡卡西发现对面人是和自己目前一样,是个孩子,穿着一身黑,留着个刺猬头短发,躺在那里。
“你没事吧?”卡卡西上前。
黑衣黑发的男孩一个翻身跳起来,抓住卡卡西的双手,说道,“我饿了,给我吃。”

“带土?”卡卡西内心惊诧,眼前的男孩分明是十三四岁的带土样貌。
“嗯?”闻言,男孩看向卡卡西,“你认识我?”他的口里含着刚从卡卡西那里得来的丸子,说话的发音不是很清晰,一双红色的眼睛藏在镜片后面,上下扫视卡卡西。
卡卡西笑了,眉眼弯弯,“你听错了,我是说你身上好脏全是土。”
“你唬谁呢,我分明听到你喊我的名字。”带土往卡卡西身边靠近了些,伸长脖子在他身上嗅了嗅,“你身上有Omega气味。”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