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带卡 重生3

这章本来计划要写肉的,脑补了好几天,写着写着剧情就变了,肉也跟着没了😔
写完直接贴没有检查,打算等全文完在修改。
我可怜的肉啊肉啊,从第一章就开始脑补肉,写了三章肉还给写没了,哭唧唧。
每个人在勉强称为作者我的笔下均ooc

重生3

白草拿着条长围巾在卡卡西脖子上缠了一圈又一圈,只把他缠的差点憋过去。
卡卡西内心吐槽要不要啊,这一个两个的,跟他脖子有仇是不是。
直到确保卡卡西不会冻着,白草才对面前被包成球的卡卡西点点头,“今天晚饭归你做,好好去选食材,天黑前不要回来。”
卡卡西把围巾往下扯了扯,露出两双漆黑的眼睛,大约是憋的难受,给人感觉有气无力的。
“嘛,我简直就跟你捡来的一样,这么冷的雪天还把我往外赶,我好命苦呀。”说着还拭了下眼角,表示自己多么痛心。
“喂。”白草戳他戴着厚帽子的额头,手指碰在上面暖暖的。“我的便宜儿子,父亲我也是有正经工作的。”

白草给卡卡西的感觉很怪,如同隐瞒着什么。

雪很大,卡卡西撑着伞,提着小竹篮慢悠悠走着。这是他完全陌生的世界,光是人类可以像狗子们那样发情就足够他消化了。
这里是死后的世界还是他重生了,卡卡西现在已经不想管了,只要活着就好,他完全不介意在其他地方重来一次。
街道上行人不多,他独自一人走着,雪地里留下一个个小小的脚印,现在他脑子里满是晚上的菜谱,中午去哪里吃。

不晓得走到哪里,就看到很多人急匆匆往同一处跑去,中间还有几个高壮的男子突然推搡起来,卡卡西顿觉好奇顺着人流去看热闹。
越是往事件中心移动,空气越是难闻,不知道充斥了多少人的信息素味道。卡卡西抽抽鼻子,皱眉,莫非这是书上提到的突然发情期,唉,去看看哪个Omega这么倒霉。
对于发情期卡卡西心情很微妙,说不上什么感觉,就是有点点不舒服。
当他看到现场时这种微妙感更甚,谁能告诉他这里三层外三层每个男人眼巴巴流口水外带搔首弄姿是个什么状况。
哦,人太多了,卡卡西个小在人堆里找着空就钻,钻了半天进到内围,这一瞅就瞅到了熟人。
只见小带土用后背顶着呼呼喘气的青年,焦急的看着电话,他被围在人圈中间一脸哭出来的表情。
卡卡西脑子里不知怎的闪现出他家狗子们春天发情集体围住一只母狗不敢上前的情景。他家狗子们表现的可精神了,比战斗时还精神,虽然最后母狗跟别家狗跑了。
卡卡西噗嗤笑了,他认为他有必要上去拯救被围困的人。拉了拉帽子提了提围巾,如果不是怕篮子损坏没提进来,现在他肯定都要扣着竹篮出场了,做好事可是要低调的。

他走上前,还未等他开口就被带土一把抓住。
“卡卡西!”
其实卡卡西的出场时间很短,在他被带土抓住手腕的下一秒,警察和医护人员赶到。人群被遣散,发情的Omega被抬上救护车。
完全不给他任何表现的机会,也不对,眼前这娃就抱着他哭得鼻涕眼泪一把一把。
有着洁癖的卡卡西一脸冷漠,内心无比嫌弃,扯着纸巾给带土擦眼泪鼻涕。
卡卡西把他拖到垃圾桶跟前,让带土哭完了再碰他,谁知道对方哭得更凶了。
啊啊,好烦啊,怎么是个爱哭鬼,明明比他要大。卡卡西捏着带土的眼镜内心持续吐槽。

雪没有停,风很大,带土好不容易止住泪,他眼巴巴瞅着卡卡西。
“你不要讨厌我。”
“不会的啊,我为什么要讨厌你呢。”卡卡西把伞举在两人头顶,笑着对他说,很温柔。
“就算我没分化你也不要讨厌我。”带土的脸颊红扑扑,不晓得是刚才哭的还是害羞。
“嘛嘛,不分化也没事。”卡卡西是这么认为的,可惜带土不会赞同。
“不行,我是要成为Alpha的人,总有一天我会成为非常厉害的Alpha!”他双手握住卡卡西捉着伞柄的手,“到时我也会成为你的Alpha,你要等我。”
“啊?”卡卡西歪歪脑袋,决定逗逗他,“我可是个Alpha呢,我们Alpha只会互相竞争。”
带土表示不信,他凑上前去闻卡卡西身上的味道,“你骗我,你明明是Omega。”
“你又没分化,你怎么会闻到我身上信息素的味道。”
“就是能!”

……

两人坐在火锅店里,带土吸溜吸溜吃得可欢。来火锅店是带土提议的,大冷天就应该吃顿暖的。
卡卡西除掉围巾和口罩,从带土筷子下抢食,他本身就不怎么饿,这么做只是为了让带土多吃点,毕竟看起来对方好像有点害羞。
带土会偷偷瞥卡卡西,不知道想着什么,满脸通红。
卡卡西托着腮,对他眨眼,只要带土瞅过来。
这顿饭吃得真是热火朝天,某种意义上。

卡卡西问带土怎么会在那里,带土嘴巴塞得满满,好不容易吞下肚顺带还打了个饱嗝,看来是吃充了。
只是在上学路上遇到顺手帮助的。带土说。
嗯,像你。卡卡西笑。

“接下来你要去哪里,继续去上学吗?”
“我请假了,老师没听明白以为我发情了让我回家里休息。”
“哈。”
“你笑什么?!是班主任耳朵不好使!”
“噗嗤。”
“闭嘴,不许笑!”
“哈哈,你表情超搞笑,我笑的停不下来。”
“啊啊,笨蛋卡卡西都说让你不要笑了!”

晚些时候,两人回了白草的家,带土死活要跟来,说自己被家里抛弃了没地方住,没人收留,他只有卡卡西一个人了。
卡卡西面无表情听他瞎说。
和想的不一样,家里没人,很冷清,不晓得白草去了哪里,或许真是他说的去工作了。
卡卡西腌了几条罗非鱼决定做苏式熏鱼——是他晚年游历各地时学的,这菜甜中带咸应该很合带土口味。
卡卡西蒸了米饭,炒了几个菜,等白草回来。
在卡卡西忙活的时候,带土一直在他身边转,说要帮忙,结果真做起来只会帮倒忙,被卡卡西赶了出去。

白草回来的挺晚,但是看起来心情不错,哼着小调打开门,当看到沙发上啃水果的带土他立马变了脸色。
随即脸色变了几变,最终克制了自己。冷冰冰上去,一屁股坐在带土身边,拿起只苹果跟带土对啃,看着像有深仇大恨一般,一口咬掉苹果大半使劲嚼!
卡卡西端着菜从厨房出来,看到两人发泄对啃苹果,心道好幼稚啊,自己上前也拿起一只苹果。
“你们是要吃饭呢?还是吃苹果呢?”
“儿子,这臭小子欺负父亲!”
“卡卡西,你要相信我,我只是在吃苹果而已!”
卡卡西没说话,咬了口苹果,眯眼微笑,“我买的苹果的确很好吃。”

再晚些时候,白草看着带土刷碗,卡卡西去洗澡,这个时候门铃响了。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