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带卡 疯狂的一天

副标题,当他们NTR时我们所不知道的

背景,火影平行世界,没有四战,没有斑,带土用大蛇丸技术养好的,有一代细胞,左眼移植普通眼。四代火影健康长寿,带土一颗红心投入吃丸子,卡卡西怂恿他开了间丸子店,带土说自己不会算账让卡卡西做二掌柜。

正文

木叶忍村,神威丸子店。
店铺打烊,大老板把一堆稿纸砸在二老板跟前,“卡卡西。”带土挤眉弄眼,卡卡西捂脸,心道又来了,可要了他老命了。

卡卡西揉着太阳穴打开第一页,他实在不想再来了,他后悔答应带土这个操蛋的主意,这个精力旺盛的家伙简直跟磕了药越玩越上瘾,如果自己不答应,带土会闹得全木叶都知道,不,现在已经全木叶都知道了,他的面罩都挂不住了。
来吃丸子的大蛇丸一行经常打趣他,“卡卡西,这个星期的表演还没开始吗?”
他想给他们下毒。
卡卡西被扉页上特大字体的S&M给晃了一下,带土特意用黑笔加粗加粗在加粗,旁边还用红笔画了把小伞,伞下标着他和卡卡西两人的名字并用红线穿起来。
卡卡西老脸一红,虽然从交往到住在一起也有好些年了,但是每次看到带土这种幼稚的表达爱的方式都会令他心跳加速,他想,带土不愧是带土。
S&M划掉
卡卡西心道我才不跟他玩这个,上次差点没住院,新买的衬衫让带土鼻涕给糊得没法穿。还被让带土骚扰赶来的纲手好一通说教。
黑道划掉
送快递划掉
卡卡西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划掉
想了想卡卡西在下面标注卡卡西实际上是一条老咸鱼。
带土拿着划满黑线的稿纸手抖啊抖,卡卡西几乎拒绝了他所有提议,他抬手捂脸,(把藏在手中的眼药水滴在眼睛里),放下手已是满含泪水,“卡卡西,明明你自己说过你不会拒绝我的。”
卡卡西深呼吸,上前拿抽纸给带土擦泪,“怎么还跟小时候一样这么爱哭,你写了这么多我们也不能全都做一遍,需要好好挑拣一二。”
“你这是在嫌弃我卡卡西,你知道我牺牲有多大,为了这一天可是禁欲了一个月,你竟然连这点小要求都不能满足我,你心里还有我吗?”带土仰头又偷偷滴了几滴眼药水,他知道他一哭卡卡西准没辙,百试不灵。
卡卡西翻白眼,悠悠开口,“昨天趴在我身上的是谁,大前天又是谁,大大前天……”
真可恶啊!带土用吻堵住卡卡西的双唇。

两人经过一系列争论敲定好剧本,关店休息。
佐井从神威丸子店门口经过,看到店门上休业的牌子,笑得一脸灿烂。“明天又有免费表演欣赏了。”
次日晨,饭桌,卡卡西夺过带土手中剧本让他先吃饭,自己用写轮眼复制了一份。
卡卡西脱衣服躺在床上,带土让他活跃点,卡卡西努嘴,让带土看剧本特意标注的一行字,“卡卡西是一条咸鱼。”
带土心道,你以为我对付不了一条咸鱼,我可是能让死鱼活蹦乱跳的人。
这一想,带土飙戏开启。
他满脸愤怒怒视面前一动不动的人,卡卡西赶紧闭上双眼装死。
带土叽里呱啦嘴上手上身上都没闲着,卡卡西身心疲惫。
舒舒服服释放完自己,带土往身上喷骚气的香水,为了表现自己的不甘心自己的怒火,带土出门时把房门关的哗啦作响。给卡卡西心疼的啊,起来先检查屋子里有没有什么东西摔坏了。

卡卡西快速换装,向酒吧跑去,路上看到带土悠哉悠哉的跟他打招呼,“吆,这不是卡卡西吗?跑这么急去哪里啊,赶紧跑起来跑起来,别让人等急了,我可是十分不着急。”
他从口袋掏出一颗巧克力塞到口里,把锡纸卷成香烟的模样叼在嘴里,他大声对跑远的卡卡西喊,“卡卡西,你剧本掉了!”
跑远的人跑回来捡起剧本,跟带土说,“我刚刚把巧克力换成加料的,好好好享受。”说完一溜烟跑没影了。
带土一惊,圆形的巧克力刚被他咬碎,大量的掺着盐粒的辣椒油奔涌而出!带土狂跳脚捏着脖子表演豪火球,“卡卡西!你给我站住!我跟你没完!”
红抱着未来站在路边,小未来十分好奇,“妈妈那是什么。”
红嘴角抽搐,捂住未来双眼,“好孩子不要学。”

大和把一杯果酒递给卡卡西,说,“前辈,行行好下次换个场地,我这条单身狗已经塞不下更多狗粮了。”
卡卡西笑,“天藏,你的手指进到杯子里了。”
大和生气,“前辈那是木遁,是特意给你搅拌冰块用的。”
带土带着一身骚香站在斯坎儿身后,他抓着斯坎儿的手腕喝干了斯坎儿手中的酒,咬着他的耳朵咬牙切齿地笑。“卡卡西,你乖乖等着享受吧!”
斯坎儿小腰一扭回头抱住带土的脖颈,在他耳边低语,“酒里我也加料了。”
带土那个气啊抱起斯坎儿一个神……斯坎儿抢先说,“禁止使用神威。”

带土在斯坎儿后面追了一路,回到家就把他掀床上去了,逼问他给自己吃了什么。
斯坎儿狂飙演技,勾得带土欲火焚身。斯坎儿在带土耳边吹气,吃吃笑,“骗你的。”
带土脸那个黑啊。在床上把斯坎儿欺负到哭。

折腾了一上午蓝耗有点大,卡卡西提议先吃饭吧,中午了。
两人坐下吃饭顺便讨论剧本,带土说,“我觉得这样不过瘾,需要加点戏,比如这样那样这样。”
卡卡西心不在焉点头,他可没带土精力多,这才半天他就有点吃不消了。两人换了衣服,带土变了身,拿着两瓶药酒跑了——去他们另外一个窝。
卡卡西在路上遇到凯,被缠着绕木叶跑了一圈,鹿惊回家时已经有气无力。
阿飞左等不来鹿惊右等不来,心道卡卡西去哪里了,见小情人去了?不能啊,他的小情人不只有自己一个人吗?
阿飞见到鹿惊第一件事就是闻他身上的味道,鹿惊嘲笑他,“你什么时候成帕克了。”
这人太令人气愤了,阿飞抱头怎么就喜欢上卡卡西这么个辣鸡。
可想而知嘴上的罪过都让身体承担了。

完事毕,鹿惊死活不配合下一场,他持续咸鱼装死。带人用木遁把他捆在床上,顺便给纠正姿势,他呵呵笑,“要不要先S&M一下呢?”
卡卡西投降。
带人看了一遍剧本,觉得应该加强心理动作的表现,他抖抖索索给自己加了感情戏。
他颤抖着双手解开鹿惊身上的束缚,他的心在滴血,捂住嘴巴跑了出去。
卡卡西鄙视极了!
休息了一会,卡卡西变身换装心里叹了口气,往公园跑去。身上粘腻的感觉让他的洁癖发作,不可言说的地方更是有水漏出,卡卡西觉得他双腿都在打颤,跑到带人面前差点晕倒。
带人趁机吃豆腐,狂加戏,狂来一通,安山同学差点背过气去。带人老师抱着安山同学在木遁中翻滚——这种事不可让外人看到。
带人吃完大餐解除木遁跑了,安山同学呆呆看天给自己增加心理描写。
带土匆忙回家换衣服往回赶,为了防止被卡卡西知道他用了神威,他原地高抬腿跑到喘气才过来。
卡卡西转头看向高中生模样的带土,看他加戏滴眼药水飙眼泪,卡卡西知道带土每次哭都用眼药水,心软不想揭发他。
戈鸟绕着他转圈,滔滔不绝发表对安山失去纯真的痛心,他把书包甩到安山面前,“这个虚假的世界还是毁灭算了。”
闹哪样!卡卡西气愤!毁灭算了!

等两人离开,自来也从灌木丛里钻出来,惋惜,“这届亲热天堂取材不行啊,最激烈的部分看不到啊。”
卡卡西在路上遇到小樱,小樱看了缩小版的卡卡西一眼,说,又玩cos、play啊卡卡西老师。说完递给他一个信封,前几天的检查报告出来了,她希望卡卡西老师和带土老师能进一步做个全身检查,她不想看到她亲爱的老师们精尽而亡肾衰而死。
卡卡西吓了一跳,把化验结果反复看了好几遍,心里突然高兴起来,终于有机会让带土禁欲了,他解放的时刻马上就要来到了!
卡卡西回到家看到提前回来的带土在绕圈跑路,卡卡西决定不告诉他自己回来了,还得趁这个机会回回红蓝。
戈鸟跑得满头大汗还是精力满满,卡卡西问他是不是作弊,带土抱住他,摸他软软的头发,他说,“因为是你啊卡卡西,只有对你我的精力才会全天满格。”
卡卡西少女心发作,不想搭理带土。
带土在浴缸中让卡卡西摸自己腹肌,“这都是为你锻炼的,我棒吧。”
“棒棒棒。”卡卡西敷衍。

满室旖旎。

前文剪辑版
http://sanme3.lofter.com/post/1da94b80_12062714

评论(3)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