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轰爆AB面的ooc 3

之前的2应该就完结了,不过忘记打END就往下写了点
有原创人物
在第二季被安利进小英雄坑到现在,在我眼中胜已,胜己是一模一样,丝毫没有差别,读音也是自由改变。直到我写了个文🙃
写的时候觉得这个小故事里面的轰缺乏安全感,相信在爱的家庭里成长的爆豪会无形给轰化解。
个人文笔有限看个热闹就好。
有时间就继续没时间就END。

生日

轰做了一个长长的梦,梦里有他有爆豪,他和爆豪结婚了,住在一起,每天都搂在一起睡觉,爆豪身上带有他的味道。轰焦冻梦里嘿嘿出声,笑着笑着就醒了。
他蹭了蹭怀里的毛绒玩具,亲了亲,小声说,“爆豪早安。”
轰焦冻睡眼朦胧的起身洗漱,咦,怎么牙刷有两套。有谁来过吗?轰闭着双眼,满嘴泡沫,总觉得把什么重要东西遗忘了。
厨房里有煮好的荞麦面,他最喜欢的,他记得他是一个人住,这面是怎么回事?自己熟的?
他呆,成双的生活用品,四处出现的合照——和爆豪的结婚照。
轰面无表情的脸上浮现红晕,这是梦吧,一个美梦成真的梦,明明两人还在交往,结婚吗?感觉不错。

轰抱着他的刺猬玩具,这个玩具之前从没见过,一大早出现在怀里。金色的刺猬看着刺棱棱,摸起来很柔软,好像爆豪的头发啊。
好想爆豪啊,他在哪里正在干什么呢?
轰焦冻抱着刺猬发呆,脑中雾气弥漫……
不对!他的确是和爆豪结婚了!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会遗忘了呢?
那,爆豪现在?为什么不在家中,他应该陪着他,应该早晨醒来就看到他睡在自己身边才对。
身边!
轰猛然低头,不敢置信的看着手中的刺猬玩具,“爆豪,你中恶作剧个性了?!”
看过前文的应该知道这是个ΑΩ繁殖高于一切,个性是附属品的ΑβΩ世界。在这个世界个性多用于S&M,甚至有专人钻研。但,凡事有例外。有少部分人面对各种压力更喜欢用个性恶作剧的形式发泄,更有极端者对社会打击报复,扰乱治安。

轰焦冻抱着圆滚滚的刺猬玩具,电话预约了个性恢复。轰确认眼前的刺猬是爆豪,他确信爆豪不会离开他。
轰给“刺猬”戴上帽子——新年爆豪不肯戴的毛绒帽子,上面有着可爱的耳朵和尾巴。轰很满意,不说话的爆豪就是乖。他亲亲“刺猬”,说,“胜己等我,很快就解除个性了。”
轰焦冻把“刺猬”塞进自己的大衣领口,上了去恢复女郎诊所的公交车。天空阴沉,不多时下起雪来,轰焦冻望着窗外的飘雪出神。

他看到路边有个浅金色头发的人在和一个高挑的男子争执,浅金色头发的少年看起来十分生气,他抓着对方的衣领满脸怒气。对面的青年像是早已习惯,他把少年紧抓的手拿开,悠悠掏出雨伞,遮住两人头顶。雨伞倾斜,青年弯下腰脸慢慢凑近少年。
“爆豪?!”轰无比震惊,那位浅金色发色的少年明显是爆豪,怀里的“刺猬”是?真,玩具?
公交刚到站,轰焦冻迫不及待地冲下车,向刚才爆豪胜己站着的地方冲去。
远远瞧见爆豪和撑伞的男人背对他,雨伞更低了,从轰的角度根本看不清对面的两人在做什么。
轰焦冻大喊,“爆豪!”他顺势踩出冰路一路滑向伞下的两人。听到他的声音,爆豪胜己手里一个哆嗦把手中的袋子匆忙塞给眼前的人,并且大力推了一把。
“咚,扑拉。”
因为冲得太急,轰焦冻摔在爆豪胜己面前,跌倒的他惯性想抓住点什么,结果把爆豪松垮的裤子给拉了下来……
场面一度尴尬。
“三角裤!我是四角裤派!”轰趴在地上仰着头,“刺猬”被他压在身下,他对爆豪露出灿烂微笑想缓解气氛。
啊啊,该死的阴阳脸,爆豪暴怒,一手提着裤子一手对轰来了个“友好”的脸爆,“去死吧,阴阳脸混蛋。”

雪愈下愈大。

轰焦冻站在雪地里,脑子昏昏沉沉,他锤了锤脑袋,闭起迷茫的双眼,他需要好好缕一缕。现在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会站在这里,接下来要做什么?
昨晚他睡得很早,喝了桌上的牛奶就上床睡觉了,那时爆豪没有回家说是陪着老太婆购物。
……爆豪吗?
一大早离家?
炸了他慌慌张张跑掉?
从男子手里夺过的几个购物袋?
嗯?

轰焦冻肩上被人拍了一下,他转头,看到来人,轰眯了眯双眼。爆豪胜己撑着伞站在他身后,他抓起轰的手,拉着他往回走。
爆豪的手很凉,似乎是在雪里站了很久。轰伸出左手默默用起个性,准备温暖爆豪冰冷的身体。
轰的举动让爆豪吓了一跳,他拍掉轰的左手,“我不需要!”
“……”
轰瞅了一眼两人交握的双手拍了拍怀中“刺猬”的脑袋。

天色渐暗,轰被爆豪带到家附近的河岸梯上,两人一路无交流。
突然,轰焦冻甩开爆豪胜己,把对方拉他的手甩向一边,他跳到几步远,面无表情口中威胁,“你是谁?为什么要装扮成爆豪的样子?我不管你想干嘛,但是,你似乎很怕火。”语音未落,轰的火焰攻击已经到了假爆豪面前,火舌扑面,假爆豪消失无踪,空气里飘散着无数碎纸片。
无数巨大的恐龙凭空出现,轰焦冻内心大喊不好,脚下动作迅速滑到河面上。
河水并未被完全冻住,轰焦冻落在上面,脚底出现巨大的裂缝向四周延伸,冰面碎裂了。
追着他的恐龙们在他身前跌入碎冰中,巨大的身躯并没有激起半点水花,轰焦冻快速冰封住这群大怪兽。他站在隆起的冰柱上查看,这些怪物沾水便化为原型,看着竟是纸折出来的。
奇妙的个性,轰环视四周,他发现河岸枯草中躲着个鬼祟的人影,他眯了眯双眼,这个人从刚才起就跟在他身后了。

爆豪胜己对着电话狂吼,“啊啊啊,纸人笨蛋,你的个性是吃屎的吗?这么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好!你还是赶紧去死吧!”
“喂,小爆爆,有这么跟你表哥说话的吗?表哥我可是放下手头工作来帮小爆爆的哦。这可是你求我的哦。”
“混蛋!不许叫我小爆爆!明明是你这个混蛋白痴想看热闹!你给轰喝的东西我还没功夫找你算账!”
“莫气莫气,小爆爆,你老公发现我了……”
“我要炸了你工作室!你等着!”

轰焦冻向躲藏的人影走去,他看到那人起身向自己打招呼,看到他指了指手中的手机,抬手做了抛物地动作。
轰接过手机,跟着手机一起飞来的还有个大袋子。
有着一头金色头发的高挑男子对他抛飞吻,他笑嘻嘻指着袋子,对轰说,“作为第一次见面的亲戚,这是我送给你和小爆爆的新婚礼物,祝你们S…咳咳,生活愉快。”

爆豪胜己还在对着手机狂吼,轰焦冻的声音传了过来。
“爆豪。是我。”
“去死,呃呃呃,轰……”这声音让爆豪像被针扎破的气球,“砰”地一声就没了气。
“轰,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家?”
“河边,很快。”说完就挂了电话,这让爆豪又变成了充气的河豚。
轰焦冻翻看着袋子中的各种工具,大部分他都没见过,不过看个别形状也知道是做什么,轰焦冻拿水试了试,是实体。
他又试了试电话,纸折的……

轰焦冻双手空空打开家里的大门,屋子里一片漆黑,他知道爆豪在家里,家里有爆豪的味道,淡淡的香气混合着他的气息。
轰换好拖鞋站在玄关处一动不动,他在等待爆豪的出现,这一整天,爆豪肯定在搞什么鬼。

轰焦冻开门的声音让爆豪胜己万分紧张,躲在沙发后要给轰惊喜的他心脏扑楞跳个不停。

世界是如此安静!静谧!美好!

爆豪胜己从沙发后跳出来,啪地按亮电灯,他气势汹汹冲到轰焦冻跟前,“阴阳脸你死玄关了吗?站那半天是要做什么?菜都凉了!”
迎接他的是轰一脸狡黠的微笑,他把冲过来的爆豪捞进怀里,蹭着他气哄哄的脸颊。
“爆豪,没有想对我说的吗?”
“……生日快乐。”这人真讨厌啊,爆豪内心吐槽。

轰焦冻搂着爆豪胜己坐进沙发,客厅里被重新装饰了一番,充满着“轰焦冻生日快乐”的气氛。
“生日,他1月11的生日。”被他从小冰封住的东西,轻易被爆豪撬开了。他搂紧怀中的爆豪,将他压在沙发上,他亲吻着底下的人儿,直到气喘吁吁。
爆豪胜己推着他,满脸通红,“你饿了吗?我给你准备了很多好吃的,我们一起……。”
“不,我想先吃你。”
“……”

当然,爆豪胜己没那么容易被吃掉。轰焦冻抹掉被爆豪涂满脸的奶油,问,什么时候?

“轰毕业以后。”
“可惜。”
“你有什么可惜的!我都嫁给你了!不都属于你了吗?你以后随时都可以啊!但是现在不行!我要完成学业,找到工作,成为纳税榜上第一的人。”
“然后就可以了吗?”
“是。”
“我也跟爆豪一起完成吧。”
“唔。”不要动不动就亲吻啊,混蛋。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