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蛊(大酒)

今夜风清云好,竹林幽深。
有一背后带翅男子立足竹枝顶部,横笛吹奏一曲,曲调清凛优雅,他似在等什么人,一首曲子让他吹得缓慢悠长。

风动竹林,闪现身影。
来者身背一巨型葫芦,只见他快速在竹身间几个腾挪,借力上了顶部。

“今日你来的未必晚了些。”男子停止吹奏将笛横于身后,做出蓄势待发的身姿。
“也不知哪位在我每日的饮酒中添了蒙汗药。”来人接下吹奏男子一招,跃到稍远一处竹尖解下背后葫芦,准备大战一场。
“呵呵,你就不能长点心吗!被人下了春药还不记苦!”男子的语调有点咬牙切齿的味道。
他抽出笛子攻向来人面门,被险险挡住,空余的手变戏法般凭空多了一把团扇,这把团扇在来人后弯腰肢同时欺上对方命门。
来者怎是吃素的,他微扭身,先前站立位置已由大葫芦替代,人却快速闪到男子身后。
他一手环抱男子身躯,五指并爪,刺在男子大动脉处。
“我赢了。”声音颇有撒娇味道。
“你平时若是和战斗时这么机敏多好,有它十分之一就可。”男子显然一副恨铁不成刚的样貌。
他抓住背后男子的手,让他身体倾向于他,扣住他的脑袋给他一记深吻。
“不是还有你嘛。”
“你难道不知我忍的有多辛苦。”
“那又怎样,最后你还不是进来了,我现在腰还酸疼,你到底有多欲求不满。”
“你这个四处拈花惹草的人怎会理解。”男子轻微叹息,还是被他怀中人听了去。
他咬住对方耳垂,“你这个鸟人,我那里想它,快快解救我。”
“就这荒郊野外?”
“你不行?”
“未免太过粗野。”
“都这个时候你还在计较什么?快快给我解了去。”
“你何必心急。”
“都这时候了还装什么正人君子啊,大天狗。”
“酒吞童子,你这温度!莫非。”
“莫非你头,刚才星夜赶路又跟你打了一架,提前发作了。”
过高的温度熏得酒吞童子的双眸发红,他撕扯身上的衣物,这蛊发作起来好生难过。
“我记得这里有个废弃的竹屋。”大天狗怀抱住不断挣扎的酒吞童子在林中穿梭飞行寻找记忆中的地方。

常年未有人居住的屋内满是灰尘,大天狗扇动几下翅膀想要将灰尘清理干净,结果搞得自己灰头土脸。

先这样我先玩会游戏回来再写

评论(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