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蛊(大酒)3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寂静在屋内蔓延,突然,躺在床上的酒吞童子起了身,他披衣下床,蹑手蹑脚向屋外移去。经过大天狗身后时,犹豫了一秒还是捂着口鼻降低身量悄悄移动。
吱――嘎。
安静的夜,任何声音都比平时成倍放大,这开门声听到酒吞耳中仿若开山般震耳欲聋。他悄悄朝身后喵去,趴在桌上的大天狗没有丝毫反应。

很好!

“你要哪里去,酒吞童子?”悬着的心刚刚放下,肩膀处用力的抓握让他差点失声喊出!
“搞什么鬼鬼祟祟,吓我一跳!”酒吞打掉大天狗的手,抚起心口,人吓人吓死人好不!
“半夜三更,你还想去哪里逛,你的身体……莫非好了?”
酒吞归拢身上的衣物,夜凉,这寒气穿透布料侵上身来,好想喝酒。
“大天狗,陪我去屋顶喝几杯。”
“这乌漆抹黑的。”大天狗瞅着屋外的天,点点头还是答应了。

两人提着酒坛大海碗跳上屋顶,酒要大口喝,大碗才过瘾,大天狗争辩不过酒吞,一方面也是为了顺他心。连夜从储物柜翻出大海碗,想到门前树下埋着坛上好女儿红,找出铁锹半夜刨出来。
“想不到你竟然藏着此等好物。”拍开封泥,酒吞童子闻着酒香肆意,真是好酒光是闻了几口,舒爽的浑身汗毛都张开了。
“这是父母在我出生时埋在地下的,想也以后用不着,不如今天干了。”大天狗给酒吞斟上一碗,看着他仰头灌下,漏出的酒液湿了酒吞的前襟,淌的他胸前裸露的皮肤到处都是。
酒吞这饮酒的方式未免太过粗俗,大天狗咽了口唾沫,喉头滚动,仰头灌下烈酒。
陈年的女儿红,浓香醇郁,很快大天狗便红了眼。
这酒是他父母留给他娶亲用的,大天狗认为他一辈子都用不着,他喜欢上面前这个男人就是条不归路,还是一个不会对他起私心杂念的兄弟。
两人皆是无言,各自想着心事,很快干完一坛。
“还有没?”酒吞抓着大天狗的衣袖,绛紫色的眼眸发亮。
“我再去找找。”大天狗晃晃悠悠起身,内心无来由升起悲凉。
酒吞抓着他的衣袖不松手,他仰头对着大天狗笑,“好酒饮一坛足以。”
这个笑傻里傻气隐约透着决绝,大天狗内心一动,俯下身去捂酒吞的双眸。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