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蛊(大酒)4

写的是狗酒cp里面的大天狗与酒吞童子

酒吞童子注视着大天狗的一举一动,在他触摸到自己时闭起双眼,在大天狗看来就有点邀请的意味。
颤抖的睫毛,眼皮下乱动的眼珠,紧张感从触摸者指尖皮肤传递到心里。
大天狗也是相当紧张,就如同情窦初开的少年,心底有根羽毛轻轻骚刮着,他觉得他头顶可能都冒烟了。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有枯叶被晚风吹起,落在酒吞头上。
起风了。
“之前你要哪里去?”平复下心情的大天狗蹲下身朝酒吞靠了靠,他的身体滚烫,不单是饮酒问题,药性应当还未解除。
酒吞不敢看大天狗湛蓝的双眸,在他的注视下,几乎只能坦白了。他眼珠左右乱晃,最后盯到脚边酒坛,喃喃细语,“也没什么?就是,就是身体难受出门透透气。”
“之后呢?”
“找个解药。”
此语让大天狗内心一阵绞疼,“解药?你知道解药是什么吗?”语调虽然平缓却包不住浓浓怒气。
“哎,我不会留活口的。”说着话的酒吞背过脸去,长久的相处他也知道大天狗怒了。
有什么好生气的,他也不愿意啊,他更不想找男人应付那事。酒吞只当中了难解的春.药,疏解一次就可以了,如果可以选择他更希望是大天狗,可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对他和其他人未有丝毫差别的大天狗,怎肯做这种事,想到此,酒吞无比酸涩,他抽抽鼻子,小声嘟囔,“关你什么事。”

时间又静止了。

突然的,大天狗扭过他的身子让他正视自己,“酒吞,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
怒气夹杂着悲凉,大天狗的眼睛盛满悲伤,“我们结为异姓兄弟那天,还记得我说的话吗?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只要我能做到会尽全力。而今天……我,我就不可以了吗?”
“不,不是的,大天狗,这不一样,这件事太难以启齿了,我,我宁肯守护我们之间的关系。”第一次看到这样表情的大天狗,酒吞慌了,他现在很乱不知道大天狗是什么意思,想要表达什么。
“我们之间的关系?呵呵,可笑啊酒吞,你知道我对你抱有什么样的心情吗?当你在外人面前有说有笑,当你对外人搂搂抱抱,当你去吃花酒你知道我什么心情吗?”
“嗳?嗳?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知道。”大天狗的话使得酒吞内心激起无数波澜,大天狗这什么意思,谴责自己吗?还是喜欢自己?不不,大天狗怎么会喜欢自己。想到此,酒吞有点置气,老子哪里不好,凭什么不喜欢自己。
“你凭什么不喜欢我!”语言不经过大脑脱口而出,说完两人均愣住了。
酒吞童子内心嗷嗷叫唤,他说了什么,他怎么这么白痴,万一被误会怎么办?万一连兄弟都做不成怎么办啊。可是他都这样了,大天狗还不对他出手,不不,他到底在想些什么有的没的啊。
此时的大天狗内心也是无比震惊,他刚刚没有耳背吧,风声也不大吧,酒吞刚才说自己不喜欢他?天地可鉴,他可是喜欢的经常梦里同他幽会,明明酒吞才不喜欢他啊,只要有外人在眼睛就不曾在他身上停留,虽然名义上是异姓兄弟,可他总感觉酒吞对他还不如外人来的亲热。

可,可总要问清楚才行。

大天狗想详细询问酒吞童子的想法,回过神来才发现对方已经降到地面,正推门往屋内走去。
背后的黑翼扇动,大天狗矮着身子飞进屋。
酒吞童子已经躺回了床上,听到大天狗进门身子往里挪了挪,伸出手拍拍身后的床铺,示意大天狗上来。
“鸟人,把门锁严实些。”

大天狗从背后环抱住酒吞,问他刚才怎么回事。酒吞童子把脸埋进被褥不回话。
试着掰了掰酒吞童子的肩膀,没掰动,大天狗探出上半身侵到酒吞面部,他猛然拽住酒吞童子手中的被褥。
只听“撕拉”一声,棉被在二人手中撕出缺口,酒吞童子红着一张脸,满目羞惗。
两人互相瞪视了几秒,酒吞童子腾的立起上半身,对着大天狗就喊,“老子喜欢你怎么了!”简直一副宁死不屈,英勇就义的气势。
表个白至于嘛,又不是让你杀人放火。
大天狗一边内心诽谤,一边窃喜,啊酒吞童子喜欢他啊,原来酒吞童子喜欢他啊!
他抓住酒吞童子的双手放在自己胸口上,“听到了吗?这就是答案。”
手掌下是急剧跳动的心脏,这个一脸淡漠的人笑的跟朵臭喇叭花一样,酒吞嗤鼻。
“你病了?心脏跳这么快?”
“为你而病。”人一高兴连情话都会说了。
“喔,那对不起,明天我陪你找郎中。”
“你分明气我。”
“哼。”
“我,我现在很高兴,因为酒吞童子喜欢我啊。”
“哼。”
“我,大天狗也喜欢酒吞童子。”“哎,不要掐我脖子有话好好说。”
“我不信!”
“怎会不信。”
“你,你只把我当弟兄。”
“你不也是。”
“那就打平了。”

二人说着闹着就搂抱在一起了。
酒吞埋在大天狗怀里,抓起他一只手引导向菊穴,“那里好难受,怎么办啊?”
“如何难受?”
“你明知故问。”
“我怎会清楚。”
“切,我从白日中了那药酒起就开始难受了,好像有一股邪火拥向那处,如果不是我意志足够强大,武功足够高强,我可能会落得比那映花楼的小倌还要淫荡。”
都这时候了,还夸自己呢。大天狗拥着酒吞,心道,真万幸你好好着,如果你出了意外,我,可能会摧毁那群伤你的人。
“酒吞,真高兴,你完好的来找我。”
“把你恣的啊,快帮我疏解,我快坚持不住了。”



――对大天狗与酒吞,我意识下的是傲娇对傲娇,还算艰难的表白,有点为他俩未来捏把汗啊,不过我可是俩儿子的亲妈😂

评论(3)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