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蛊(大酒)8

蛊八

“哎呀,老头子我应该少听点八卦评书,不知道有没有解蛊毒的方法,让我好好找找。”
“巴豆五钱,藜芦六钱,夹竹桃10钱,毛姑朵……”
“怪哉,怪哉,老头子我还没见过这种搭配,年轻人就看你命大不大了。”
惠比寿连夜赶出解毒药丸,因太累一头栽到躺椅上,很快呼噜声响起。

大天狗抱着酒吞童子直接翻墙进入医馆后院,药童小鱼正在晾晒药材,他感到身后一阵风刮过,回头空无一人,莫非是见鬼了?
晴天白日朗朗乾坤,哪来的鬼怪?
师傅这个时候应该在院子里练五禽戏,人怎么还未出来,若不是师傅命令他睡觉时不能打扰,他肯定会用他的大嗓门把师傅吼出来。

大天狗在后院制药处找到惠比寿,实则他是被霞光吸引进来的,这老头儿睡在躺椅上周身发光,口中喃喃自语,说一句话从口里吐出一块金元宝,元宝在落地前消失。
果然不是等闲之辈。

疾病等不得,大天狗上前摇醒惠比寿。
老头抹了把嘴醒来,看到是大天狗又闭上眼。
“年轻人不要打扰老头子睡觉。你要找的东西就在桌子上小瓷瓶里,每次发作时吃一粒,可解蛊毒,记得不要压制蛊发作。顺其自然即可即可。”
说完呼噜声又起,惠比寿心道瞧这孩子急得,衣冠不正就出门,呵呵,可爱啊。

顶着一头乱翘的毛(赶的太急被风吹得),大天狗给酒吞童子服下解药。
此时的酒吞童子浑身抽搐,牙关紧闭,根本喂服不下。他想了想,将药丸含在口中,隔着衣料捏着酒吞的下巴迫使他开口。
他用舌把药丸渡进酒吞口中,沾染了口水的药丸很快化掉,他捂住酒吞的嘴不让药液流出。

吃了药的酒吞不一会便安静下来,平日嚣张的表情此时竟难得柔美了些,大天狗亲了亲酒吞额角,等待他醒来。他认为酒吞务必要了解他中的蛊。
日上晌午酒吞童子幽幽醒来,他发现自己躺在药炉旁,空气里充斥着各种药材的味道。他的腹中鼓动,想要……
呕吐。

他扶着篱笆半蹲身子吐了个底朝天,昨夜今晨都没怎么吃,没吐出什么东西,倒是一直感觉喉咙发痒。他丹田用力,哇的一声吐出一堆紫色物。
紫色物体不断蠕动,细看竟是无数细长虫子。
“啊啊啊!”酒吞大惊失色,他被嗜咬的感觉莫不是这群小虫,啊啊!他以后再也不敢乱吃东西了,他肯定什么时候吃下了虫卵!
大天狗扶住乱叫的酒吞童子,递上漱口的井水。
惠比寿在一边摸着胡须笑,当然你找不出他其他表情。
“吐出来好吐出来好,没想到这母虫繁殖力这么强大。小鱼赶紧把这些虫体收集起来,为师要好好研究一番。”
“呕!”躲在惠比寿身后的小鱼看清酒吞吐出何物,被刺激到了。
“唉唉,你这不争气的,还得老爷子我亲自动手。”

惠比寿留下二人一起吃了饭。
饭后大天狗问起,惠比寿便将自己所知一一告于二人。
“惠比寿老先生照您的意思,这蛊每次发作就是母虫求偶,求偶不成还会有如此小虫?”
“非也非也,这蛊习性奇怪的很,求偶成功反而不会生产小虫。”
“你,你是说只要我每次配合他就不会吐出那群恶心的虫子?岂不是让他白白占了便宜?”
“年轻人,你这想法是不对的,自己命重要还是那处重要。”
酒吞童子立马噤声,他其实不排斥和大天狗做,只不过总感觉做那事强迫一般,自己被蛊虫逼迫,大天狗被自己逼迫……
短暂的沉默,惠比寿开口,“莫非二位还未互通心意?”
“有的。”大天狗颌首。
“那又何来犹豫?”这俩年轻人咋滴这么愁人。
“只是……”
“既然互通心意,你俩就没有对彼此身体有想法?咳咳。”惠比寿突然咳嗽掩饰自己激动神情。
“有的吧?”
“吧?大天狗你只是吧?枉费我每次都要躺在你身下。”哼,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柔韧有柔韧,到底哪点差?
酒吞童子上下扫描了大天狗好几遍,心中骂道,矮子。
“年轻人,莫非你肾脏不好?让老头子给你诊断一二。”
“不……只是……怕他受不了……”好不容易憋出这句话,顿时脸红了个彻底。
等酒吞童子想明白大天狗说的啥,人也立即红透。
“年轻就是财富啊!”惠比寿无比感慨。




评论(2)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