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花吐症(大天狗X酒吞童子)

花吐

几乎一夜之间,这个世界就被花吐症充斥了。不管是电视新闻报纸还是网络论坛,亦或茶余饭后闲聊,到处都在讨论这个突然出现的病症。各大医院军队时刻待命,随时准备处理每一个突发症状。
花吐症首次出现是在一位花季少女身上,体育课上突然剧烈咳嗽,口中吐出大量带血花瓣,凡是接触这些花瓣者第二日均有同样症状发生。
鲜花是美好的,传播是迅速的。
没几日整个学校的学生老师都患上了吐花的症状,甚至连看门老大爷的狗都咳出了花瓣。
纸包不住火,很快上头就来调查此事,撤职了在外“考察”的几位校长。
医院开始接收花吐患者,因为找不出病因只能先隔离着。
花吐症者在小范围快速传染,整个城市进行了交通管制,进出都要严格检验。
患者内有体弱者死亡,记者大肆报道,卫生系统出台防范措施。
其他国家地区出现花吐患者。
人心惶惶不安。

酒吞童子侧卧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换台,从新闻频道调到电视剧调到音乐调到综艺,最后调到农科频道看人家养花。
他已经一个周没去上班了,从他吐出花瓣那天起。没有去医院,没有告知其他人,每天靠外卖过活。
手机铃声响起,是他的老同学兼同事大天狗的电话。询问他现在在哪里,怎么不分青红皂白就辞职。
酒吞就喷他,别一天到晚管他的事,赶紧娶个老婆是正事。好好在外面出差别回来了。
“我现在就在你家楼下。”大天狗平静的声音通过电磁波传入酒吞童子耳内。“给我开门。”
“我在外面,你白跑了。”
“中午饭时间点,你能去哪里?”
“废话,当然在外面饭馆,我可不请你。”
“知道你抠,我请你,你订的外卖就在我手中,开门!”
酒吞没想到大天狗来这手,只能说太巧合了。他瞧了瞧被他吐的四处都是的花瓣,一边装死一边匆忙收拾。
门铃超出他预期的响起,当时他正把花瓣往床底下藏,听到门铃声,吓得身子一抖,又咳出一大堆花瓣。
这声音对酒吞来说就跟催命鬼一样,他在屋内团团转隐藏吐出来的花瓣。
大天狗见到的酒吞童子是戴着隔离口罩出来的,心如明镜的他立刻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准确的,酒吞得了花吐症。
“你搞什么?这么晚才开门。”大天狗边说边侧过身子往门内挤。
酒吞故意咳嗽了一声,“感冒了。”身体快速远离大天狗,他可不想把病传染给他。
大天狗把外卖放在桌子上,故意靠近酒吞嗅了嗅,“好香啊,什么牌子香水?”
酒吞童子被突然出现的大脸吓了一跳,他小步后退,不耐烦道,“你以为我是你这个骚货,天天喷香水。这是我洗发水的味!”
听到他的话,大天狗挑眉,他掰开一次性筷子塞到酒吞手中,又打开外卖推到酒吞面前,“我刚从外地回来,快饿疯了,赶紧吃饭。”
酒吞把筷子塞回大天狗手中,“我才不用一次性,不健康。”
“哦?”
大天狗的确饿疯了,见酒吞童子半天不动弹,自己扒着餐盒吃起来,本来也只有一人份,他到不担心酒吞会不会饿。
酒吞童子等到大天狗吃起来,心里舒了口气,他担心在大天狗面前露馅,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得了花吐。
一会把大天狗打发走了在吃吧,家里应该有储备方便面。
大天狗也没再说什么,吃了饭洗了澡,跑到酒吞童子床上呼呼大睡。
酒吞要赶他走,他耍赖说自己一路颠簸需要休息,酒吞家离公司近。
酒吞童子在大天狗睡着时又吐了几次花瓣。浓郁的花香在房间内飘散。
直到傍晚大天狗才醒,酒吞童子已经开始看养猪窍门了。大天狗取笑他原来辞职了是要开养猪场啊!
酒吞让他滚蛋。
大天狗拿着酒吞的钥匙去小区超市买了肉菜想了想又加了几瓶红的白的。
他把肉菜往酒吞面前一置,让他去做几个下酒菜,庆祝自己平安回来。
“你挡到我了。”酒吞把面前的购物袋往一边扒拉,“挡住我看电视了。”
大天狗靠向沙发,把两条大长腿搭在坐在地上的酒吞肩膀上。“就这么对待老同学,也太残忍了吧,明知道我不会做饭,还让我去做。”
酒吞没理他,电视上开始讲种猪交配了,两头猪……酒吞臊得慌,要换台,大天狗替他,“就看这个,挺好。”
酒吞呛他一看就是欲求不满,连猪都不放过。“你这么骚,咋就没个女朋友。”
大天狗把脚搭在酒吞头顶,一头乱糟糟的红发被他压了下去。
“也没见你有。”
酒吞把大天狗在他头顶乱揉的脚用手刀砍下来,起身去提溜着购物袋进了厨房。

酒吞撇了眼头枕着胳膊的大天狗,把厨房门关了起来。他把水龙头开到最大,解开口罩哇哇吐了起来。
酒吞喜欢大天狗,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对大天狗的碰触很敏感,有时候还会心跳加速。每次和大天狗接触,他都要装作一副哥俩好的表情,把内心的波澜压下去。
两人一起上学一起闹一起追女生,一起进同一家公司。
酒吞觉得他可能会带着这个秘密和大天狗就这么好兄弟下去,他从没想过跟大天狗告白,他担心连朋友也做不成。
池水哗哗冲刷着白色郁金香花瓣上的血丝,酒吞童子揉了揉眼睛,刚才起锅油烟味太大了。
做好的饭菜上桌,都是家庭普通小菜,没有大天狗喜欢的,他又去做了个肉丸子汤。
电视被大天狗换成了新闻台,花吐患者的死亡人数上升。他给酒吞斟满酒同他碰杯,祝贺他们从幼儿园走到现在还活着。
他嚼着肉丸,跟酒吞开玩笑,“吞吞啊,你说这花吐症是不是外星人袭击地球散播的病毒啊。”
“有可能。”
每当大天狗喝醉了都会喊酒吞童子为吞吞,最开始酒吞以为大天狗喜欢他,观察了几次没见大天狗对待他有什么不同,他也就把这个念头掐灭了。
现在大天狗喊他吞吞,他基本没什么感觉了,只当大天狗又喝醉了,喝酒拼不过他还硬要喝。
“对吧,你也认为是外星人病毒吧。你说他们散播这些病毒有啥用,娘们兮兮的。”
“侵略地球吧。”
“这个地球有什么好的,大气污染,沙尘暴,水源污染,资源匮乏。我们能活到现在命真大啊!”
“嗯。”可是他快要死了,酒吞童子悲哀的想,他得了治不好的花吐了。
“它就这么想我们死掉吗?我,我们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完成,我,我……”
还没说完,大天狗一头栽倒在地,酒吞童子把他抗到床上,如果说他未完成的心愿,那就是对大天狗表白了。
快要离开这个世界了,他不想给大天狗增添烦恼,活人还是好好活着吧。

大天狗醒来时头痛欲裂,白酒红酒混着喝酒劲肯定大,客厅里酒吞坐在地上看电视,相亲节目。他对洗刷的大天狗说,锅里有醒酒汤。
“我看你就是个人妻。”大天狗含着一口牙膏沫,心情看起来不错。
“瞎说什么,吃完饭赶紧滚出我家门。”
“我不舒服。”
“这里不是你家!”
卫生间里顿时安静下来,本来哼着小曲的大天狗吐掉泡沫,看着镜子里一脸倦容的自己。
半晌,大天狗幽幽出声。“我把房子退了,我只能住你这里了。”
“你说什么?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酒吞童子愣了一下,突然心脏狂跳,他捂住嘴跑进卫生间,把出门的大天狗隔绝在外。
血红色的郁金香从他口中咳出,咳得撕心裂肺。门外的大天狗听到动静担心他,他敲门问酒吞怎么了?
“昨天的宿酒没什么事。”
大天狗放在门上的手顿了顿,他对酒吞说,“吞吞,不要隐瞒了,我知道你得了花吐症。其实,我也是。”
“什么?你被我传染了?我明明把花瓣藏起来了,不对不对,不应该藏在床下,应该烧掉!”酒吞童子一脸震惊,他手上滴着水打开门。
面前的人一脸悲哀,在他面前猛烈咳嗽起来,一朵时钟花从大天狗手心出现。
“我在外地时就被传染了,不过症状不明显所以可以躲过检查回来。”
“你……”
“我想着,就算要死掉也要在你身边死去。”
“你,你说什么?”酒吞童子抓着大天狗的肩膀,指甲要陷进去了。
“你还不明白吗?我喜欢你啊!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只把我当做最好的兄弟,可是那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我知道我自己贪心,我想要的是你那颗心。”
“你,你能再说一遍吗?”酒吞童子抓着大天狗的手越捏越用劲,身体止不住战抖。
“我喜欢你。虽然只是奢望,但是希望你能接受我的一片心意。”大天狗蓝色的眼眸看着酒吞,内里是化不开的忧伤。
酒吞童子从未见过这样的大天狗,他紫色的瞳仁变大,呼吸急促,他从没想过大天狗会喜欢他。
“这是在对我表白吗?”颤抖的声音出卖了话语者的心情。“我也是唉。”
酒吞童子拉近大天狗的脸,把唇印在对方唇上。
大天狗抱紧他的身子,激烈回应他。他根本就不奢望酒吞的回应,没想到,他从未想到酒吞也喜欢他。
“酒吞,你把我瞒的好辛苦啊。”
“我觉得我们有必要离开厕所门口。”
互表心意的二人,从客厅直接亲吻到床上,事后酒吞揉着酸疼的腰问大天狗,“你怎么不早说。”
“也没见你有什么反应啊。”
“你说过?”
“嗯……当时你睡着了。”
“这算什么事。”
两人唧唧歪歪又滚回床上去了。

开启的电视插播了一条新闻,据报道,有患者花吐症痊愈,屏幕前可爱的少女搂着身旁的男友,一副幸福的样子。原来得花吐症的人都有暗恋的对象,只要和暗恋的人互通心意,花吐自然解除,真是种促进恋爱的病症啊!

白色郁金香话语:纯情,失恋
红色郁金香话语:浓烈的爱
时钟花花语:爱在你身边

觉得这个题材挺适合我心目中的大天狗酒吞的,就写了,然后写的时候满脑子都是赶紧进剧情,我要睡觉,于是就这样。望看文愉快,晚安。

end

评论(12)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