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蛊9(大酒)

进入胡说八道模式

从惠比寿那里回来的两人二话不说收拾了包袱就出门,结果半路下了场霰雪把两人砸回家。
雪一片一片一片,下了三天三夜了。
酒吞童子和大天狗蹲在火炉前等待地瓜熟透。
“这不是早春吗?下这么久的雪?天也太反常了。”
“你身体没事吗?蛊有没有活动。”
酒吞想了想,答道,“可能天气太冷,蛊冬眠了,基本感觉不到它的存在。唉,大天狗,这蛊在我身体里怎么存活,会不会吃我的心肝肺,万一哪天我被这玩意咬死,你千万要一把火烧了我,我可不想这种东西出来害人。”看到大天狗的表情,酒吞又补充说,“不要那么紧张,我也不是开玩笑,就是觉得这东西不应该存在。”
大天狗皱眉,捂住酒吞童子喋喋不休的嘴巴,“不要再说了,我们还是及早动身要紧。”
酒吞把大天狗的手扒拉开,说出自己的疑问,“你有没有觉得这是有人故意不让我们离开这里,我听说有会操纵天气的人类存在。”
“控制冰雪的产生,把我们困住,可是对他有什么好处?”
大天狗的眉毛越皱越深,酒吞童子的话他也有考虑过,不过最好不是这个结果。

“唉,熟了熟了。”酒吞童子从煤灰里翻找出烤熟的地瓜,扔给大天狗一只,自己又重新找另外的。
扒开皮,金黄色的瓜瓤露出来,香气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酒吞童子咬了一口,好吃,他让大天狗不要瞎想了,不管发生什么,船到桥头自然直嘛。

晚些时候,雪停了。周围静悄悄的,大天狗站在院子里的树下,看样子是在等人。
酒吞童子被他下了药,此时正睡得云里雾里,一时也难以醒过来。
“小公子,教主大人请你速回。”说话者是位女子,给人感觉冰冷至极,细看下,会发现女子的头发内,衣服上挂着细小的冰凌,就好像是落水后爬上岸在冰冷的空气里结冰一般,整个人就是冷。
“雪女,请回禀教主,等我处理完手头上的事会回去的。”
“小公子,这话你说了不下十遍了,教主大人说无论如何都要请小公子回教,不能放任你在外面。”
“呵,你还是让他好好想想我母亲对他说的话吧!”大天狗从袖子里掏出一件物什,“把它交给我舅舅,他自会明白。因为母亲的缘故,我现在尊称他一声舅舅,若在犯我,定不会轻饶。我朋友身上的蛊我还没找他麻烦,告诉他不要打我朋友的主意。你走吧!”
“这……”
大天狗掏出横笛欲吹奏,雪女发现他的动作,不由打了个冷战,周身升腾起一股雪雾消失了。

天刚亮,大天狗就拽着酒吞童子出了门。
“唉唉,你着什么急,慢点。”
“不想早死就快走。”
“我被你拖着也快早死了。”
“闭上你的乌鸦嘴。”
酒吞撇嘴,不就是怕你那个舅舅追上来?他又不是啥软蛋,还怕一个教主不成?不过为什么要给他下这种蛊,说不通啊。
唉,他昨晚为啥会被尿憋醒啊,听到不该听的,看到不该看的。
眼前的大天狗是什么人,他说的舅舅教主又是谁?可这又管他什么事,只要现在对他好就成,才不管其他。
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叫声,酒吞捂着肚子对大天狗喊,“我饿了,走不动了,要不你背我?”
酒吞童子话语刚结束,眼前就飞来一块黄橙橙的物体,大天狗瞪他,“成何体统。”
酒吞啃着接到手的干粮,吃吃笑起来,还是这么不禁逗。

还是那句话开坑一时爽,更新火葬场。剧情你别跑,飞得没头脑。

评论(6)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