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一千零一夜故事(茨酒)21

情不知所起(abo)6
完结

酒吞童子未归,酒吞童子未归。

茨木童子失手打碎了为酒吞童子寻找的美酒,他的一颗心仿若跌入寒窟战战,有个声音告示他酒吞出事了。

酒吞童子未归!
茨木童子晓得酒吞童子去寻红叶,他不做表示不能证明他什么都不知。

酒吞童子未归……
茨木童子不允许酒吞童子从眼前消失,既然他不来,那他必去寻回。

他坚定的迈出脚步,内心有深层的呼唤,他的内心告知他所要去的方向。

越往里行进,瘴气越浓,茨木童子能闻到酒吞童子身上的气味,是独属于他的桃花香,比院中老桃树开花时的气味还要芬芳。他从小就喜欢这个味道,尤喜欢钻到酒吞童子怀内,嗅着这个气味睡觉,梦里到处都是幸福。长大的他想做酒吞童子的唯一,不是长辈而是……恋人。

顾兔的气息越来越浓烈,中或夹杂着美酒的芬芳是酒吞童子常饮的美酒。茨木不免想到,挚友会不会是顾兔呢?
终是寻到了酒吞童子,眼前的一幕让他瞳孔收缩,怒气冲天。他的挚友正在被一群弱小的妖鬼猥琐,酒吞童子紧闭双眸,毫无反抗,怎么可以这样。
茨木童子怒极,以血为咒,召唤出地狱鬼手击溃眼前这群可恶的小妖,他的酒吞童子怎可受这种侮辱。

越是接近酒吞顾兔气息越是浓厚,茨木童子都感觉他的小茨木要冒头了,他强压心头拥起的情欲,现在不行,还不行……
他忍受顾兔对阳乌的影响,等待酒吞的醒来,酒吞童子看到他仅是一笑。
他对茨木说,跟我去喝酒。

月朗星稀,酒吞一杯杯喝着闷酒,他问茨木,如果追随的强者在他眼前陨落他会做何感想。
让他重新登上圣坛。茨木答。
酒吞笑他幼稚。
茨木童子不喜欢酒吞此时的态度,握着他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不论如何,你在我心中都是唯一强者。”
酒吞童子大笑。
“你早已比我强了茨木童子,不要说傻话了。”
“不是的,挚友……”
“吻我,茨木。弄我,茨木,把我肏的笑不出来,说不出话,让我浑身酸胀,汁水肆意。”
“我……”
“你当然不敢,小鬼。”
你为何要如此看我,茨木童子猛然吻住酒吞童子,他体内的野兽关不住了,他早就想这么干了。
事后酒吞童子坐在茨木童子怀里吻着他的鬼角,说,以后就这样一起吧。

“挚友,不要离开我。”
“不会了。”

把坑填完,给这一系列画个休止符吧。没有肉的abo,茨酒孩子还刚形成,余下的就脑补吧。安。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