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轰爆AB面的ooc

ABO,OOC,简单粗暴,有女装,各种雷,大概

轰爆AB面的ooc

爆豪手中的冰棒已经化了,冰水顺着冰棒流向他的手腕,黏糊糊湿漉漉。他烦躁的甩动胳膊,想把粘腻感甩出去,瘫软的冰棒顺势断了一半,飞向胳膊甩动的方向。

这是个ΑΩ发情如猛兽的世界,乱七八糟的信息素时不时引起混乱。什么A装β,Ω装β,ββ相遇必有假β,找对象去β窝,一找一个准。β没人权吗?好好的ΑΩ不当,天天扮作β有意思吗?
嗯,仔细想想挺有意思的。β没有发情期,完全可以不受影响的观看ΑΩ发情,比看黄片精彩多了,不如说黄片都没销量了。
爆豪胜已对黄片没兴趣,对面前上演的ΑΩ群战,还挺感兴趣。
啧啧,一群受信息素影响的怪物。作为β的爆豪如此评价道。

回家的路被突发事件断了交通,爆豪从公交车上溜下进了旁边的便利店,买了根冰棒站在街边,等待交通疏通。黄线外站着几个β,一边录着小视频,一边招呼其他β前来观看。
ΑΩ不分场合的肢体交织在法律上是受保护的,具体来说就是不管何时何地都不要分开ΑΩ的人类繁殖事业。
“烦躁!”
爆豪狂甩胳膊,瘫软的冰棒顺势甩出,有人扯动他的衣角,爆豪转头想骂,看到来人顶着一脸棒冰——被他甩出去的,愣了下。
是个不认识的怪胎,染着白红对半分的杀马特头发,爆豪内心“啧”了一声,好丑。
某种程度来说,爆豪胜已是个颜控,ΑΩ混战也只看脸好的,话又说回来,都混战了,哪能看清脸啊,退而求其次看身材好了。
所以爆豪胜已不仅是颜控还是身材控。
他最大的梦想是找一个漂漂亮亮长腿细腰的小β,生一堆小小β。但是,天不遂人愿,他看好的小β都是Ω伪装的,半路就被Α勾了去,以至于爆豪对Α的态度超级差,尤其是装β的Α!
杀马特站在爆豪面前,比他高一点,他扯着爆豪的衣角擦脸,给爆豪衣服掀起来一大半。
突然矮下来的脑袋让爆豪后退了一小步,这家伙在搞什么!爆豪聚集起手中的火花狠狠攻击杀马特面部。
嗤啦,爆豪的衣服扯破了。杀马特举着衣服布片,一脸茫然的看着他,他的脸因为爆豪刚才的爆炸,更难看了,黑红黑红的。
“学长,对不起”。杀马特少年说。他指了指爆豪身上的衣服,说,“我会赔给你。”
然后,少年倒下了。

爆豪胜已把少年拖回家,半路还给掉了一只鞋。
爆豪光己也就是爆豪的亲生母亲看到爆豪弄回个人回来,拍着他毛绒绒的脑袋询问,“这次又去哪里炸了个Α?小心遭报应啊儿子。”
“混蛋臭老太婆把你的脏手拿开!”
“怎么跟妈妈说话的?皮痒了?”
爆豪胜已跳起来关窗户,拉窗帘,家丑不可外扬,被母亲教训他还不想被邻居知道。
爆豪和母亲很像,不论脾气还是长相,未分化前,爆豪妈妈还喜欢把他打扮成小姑娘样子,领着他去勾引无知小男生。
爆豪个性觉醒比较早,他扎着两个小辫子,穿着小裙子,在小男孩堆里炸着烟花,他说,“你们去死!”

轰焦冻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地板上,学长在关窗户拉窗帘,旁边站着一位漂亮的女士掐腰看着学长。
他坐起身,开口,“我想喝水。”
光已回头招呼他,“来来,小朋友这里坐,怎么坐地板上去了,爆豪,去给客人倒杯水!”
轰焦冻和爆豪光已大眼瞪小眼,两顾无言,光已内心叹息,儿子这次闯祸了,对面的孩子被炸傻了。
瞧瞧那左半边脸被儿子炸成什么了,嗞,儿子这祸大了,回头好好揍他一顿。炸成这样,这孩子娶不到媳妇咋办?
干脆让儿子照顾他一辈子算了,反正儿子这臭脾气也找不到合适的β。爆豪光已上下扫视对面傻呆呆的少年,再次叹息,不行,长得不行,还是个杀马特,不仅染发还戴美瞳,首要思考的还是治好炸伤。
感情,颜控属性也是能遗传的。

爆豪胜已端着一杯绿豆水过来,夏季为了解暑,爆豪家里长期备有绿豆水。爆豪从冰箱里取出一杯加热后端给少年,少年尝了一口,仰起黑乎乎的脏脸说,“烫了。”
“烫什么烫,你是猫舌头吗?别得寸进尺。”爆豪言语炸了,被爆豪妈压制住,“重新温一杯。”
“我喜欢喝冰的。”少年说。
“让你别得寸进尺了!”爆豪呲牙咧嘴,一脸凶相。
“哦。”少年呆看着爆豪,“学长表情好夸张啊。”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去死。”
“哦。”少年伸出右手握住水杯,很快,水杯周围生出冰碴,他看着爆豪,一本正经的开口说道,“这样就可以了。”

少年被爆豪赶出家门,他吼叫着,“醒了就赶紧给我滚!”少年指指自己光着的一只脚,爆豪看也没看大力关上门,不一会从窗户飞出两只拖鞋砸在少年头上,“不用还了。”

轰焦冻和爆豪胜已一所学校,年纪不同,校服颜色不一样,他俩在这之前互相不认识。

前面说过爆豪胜已是个β,他所在的学校是专门的β学校。这是个注重繁殖的社会,Α和Ω被安排在一起学习工作,但是ΑΩ千千万总有不想向命运屈服的孩子,他们伪装成β进入β学校。
最初学校会把不小心发情的装β孩子送回本属于他们的学校,之后发现装β的有Α也有Ω,往往还能凑成对,学校也就睁一眼闭一眼。反正,管它Α装β还是Ω装β,都逃不了信息素的影响,该结合还得结合。间接还提高了ββ的繁殖率,何乐而不为呢。

轰焦冻来找爆豪胜已的时候,爆豪的班上正上演一场ΑΩ恋,爆豪撇了一眼俩丑蛋,自己拿着书本跑天台自学去了,他可是年年拿年纪第一的优秀学生。
轰焦冻站在爆豪身后,他说,“学长,你的衣服。”
“要你管。”
“是我不对!”
“你谁啊,站身后啰里吧嗦的,你以为你长的帅啊!给我去死。”爆豪气愤极了,丑八怪走开。
“嗯。”轰焦冻在爆豪身后点头,他是长得挺帅的。
“除了衣服还有拖鞋,拖鞋是新买的。”
“有完没完,去死去死,不要打扰我学习。”爆豪扭头准备给身后人一个爆破。他扬起的手臂被抓住,层层冰霜覆了上来。
“学长,请原谅我。”轰焦冻面无表情站在爆豪胜已跟前,说出的话冒着冷气。
爆豪被冻住了,他的手臂被抓住,冰碴从上而下蔓延,把他的双脚固定在地面。轰焦冻抱住了他。
本应该很生气的爆豪,啊啊叫了两声,呆愣住了,面前这个帅β是谁,这奇异的红白双色头发,冷冰冰的异色眸,通红的脸颊,哪里来的大帅哥,他怎么不知道学校有这号人。
这是在干嘛,把他冻起来然后抱着他解暑吗?就算是帅哥也不可原谅!
爆豪在冰块中挣扎,面前这人的发色、体重,怎么有股莫名的熟悉感,这不是那个杀马特丑蛋吗?

“是你。”爆豪身上的冰松动,他轻易挣开把少年推开来。
少年没做任何反抗,任由他移动,他一眨不眨盯着爆豪的双眼,爆豪差点一口气没上来,干嘛啊这是,知道他是颜控故意的吗?
少年弯腰把爆豪掉落在地上的书捡起来,他念着扉页上的名字,“爆豪胜已。”
爆豪没吱声。
少年把书塞到随身带的布兜里,里面装着给爆豪的新校服和新拖鞋,他一并把他们交给爆豪,自我介绍说自己叫轰焦冻,比他矮一级。
我当然知道。爆豪嚷嚷,他当然知道他矮一级。

“学长看起来很辛苦,教室有ΑΩ发情会躲远远的。”爆豪身上有股隐隐约约的香味,很淡闻起来很舒服,轰焦冻心想,爆豪是Ω吧,看他的长相也挺像。
“老子是站在这里光明正大的学习!”爆豪呲牙瞪眼对轰焦冻翻白眼。
“哦。”轰焦冻点点头,爆豪胜已是个装β的Ω,他这么夸张的表情也是在隐藏Ω的身份。

轰焦冻是个装β的Α,他的父亲因为他绝佳的个性,从小就灌输他各种ΑΩ繁殖论,尤其是找个个性优异的Ω。
在这个ΑΩ忙于繁殖的世界,有小搓人进化出不同的个性能力,虽然没发现对繁殖有啥用处,但物以稀为贵,某种意义上还是挺受人追捧的,尤其是S&M方面。
轰焦冻在父亲的高压下成长,正如压折的小树受压越大反弹越强,他极力反抗父亲灌输的观点,逃避父亲的教导,自己离家出走伪装成β生活。因为逆反心里过重,轰焦冻患上了厌Ω症,只要闻到Ω的味道就难受,除了爆豪。
ΑβΩ三种内在性别,β是最安全的,即不受发情期困扰又不受信息素影响,不如说他们身上是没有信息素味道的。

轰焦冻第一次遇见爆豪时,正受困于混战的ΑΩ信息素干扰,他并不想走那条路,只不过看到混蛋老爹,不着方向的躲了过来。
一股浓郁的Ω发情信息素迎面扑来,他几乎要背过气去,幸亏被爆豪的冰棒刺激到才险险站住。他也并不是故意拿爆豪的衣服擦脸,总比被Ω信息素熏倒在陌生人怀里强,他觉得自己临时反应还是挺机智的,虽然对方看起来不好惹。
他闻着手中的破布片,上面有股淡淡的香味,是爆豪的味道,对他来说很安神。
可惜爆豪胜已是个Ω,他们顶多是朋友,轰焦冻闹心的想,可不能遂了父亲心愿。他未来的妻子应该是个活泼可爱的β。
好可惜。

轰焦冻伪装β的日子继续。

两个完全陌生的人互相产生兴趣,就会在不经意间注意到对方。轰焦冻发现他们的体育课和爆豪胜已的班级是一个时间。
他经常在体育课上走神,尤其是爆豪胜已和其他人勾肩搭背的时候,他会想,这是爆豪喜欢的Α吗?
爆豪胜已当然是不喜欢Α的,讨厌还差不多,他也注意到体育课上的轰,傻呆呆站在太阳底下眼睛随着他转。
“好傻。”爆豪心道,他就故意在轰焦冻视线可及的范围里活动,朋友上鸣跑过来勾着他脖子,小声问他,“爆豪,又在勾搭小男孩了吗?哈哈哈哈哈哈哈。”
“去死吧混蛋!”
爆豪追着上鸣跑到灌木后面,他压在上鸣身上,问他,“你觉得那个一年级的小鬼是β吗?”
“嗯……?以我的分析,我觉得那家伙Ω可能性比较大,咱学校装β的比真β还多,他看起来也不像精明的Α,只能是Ω了。”上鸣心道,你还盯上过除Ω以外的吗?猜Ω就对了。
“不太像Ω。”爆豪皱眉,“没有Ω软软的感觉,个子也高。”
“我说,咱学校那堆假β在暴露前你会认为它是Α或者Ω吗?不要用固定思维来看待这个世界。”说完他看向爆豪的胸部,“那里发育的比一般Ω还大的β你会认为他是β吗。”
“混蛋白痴脸!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还想要命吗?!”爆豪胜已咬牙切齿,最讨厌别人拿他跟Ω比。他在上鸣身上爆炸,直接把上鸣炸到口吐白沫,一副电量用尽的模样。

爆豪钻出草堆的时候,轰焦冻正向这边走来,发现爆豪看着他,身体扭了180度,掉头就走。
爆豪胜已皱眉,这什么情况。
上鸣东倒西歪,从发情的ΑΩ身上直接踏了过去。引起好大声的嚎叫,爆豪瞅了一眼,Ω眼瞎看上个丑货Α。

轰焦冻捂着鼻子从食堂逃出来的时候,爆豪正竖着中指跟和他通话的上鸣吵架,上鸣喊他,食堂的ΑΩ混战很精彩有爆豪喜欢的脸。爆豪就让他去死。
轰焦冻,爆豪胜已擦肩而过。

轰焦冻很难受,他躲在树后拿出爆豪破校服的衣角,放在鼻子上猛吸,上面属于爆豪的味道所剩无几。他痛恨这个ΑΩ繁殖的世界,如果单纯只是个性世界多好啊。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和爆豪做朋友。
只是朋友吗?轰内心反问,不,是更近一层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爆豪胜已。
“喂,半边,你看起来很难受。”爆豪双手插兜出现,他在和上鸣通电话时就注意到跑过去的轰,想了想便跟了过来。
“我想抱学长。”轰看到爆豪眼前一亮,身体快于语言的抱住面前的人,呼吸着他身上的味道。

温热的气息扑在爆豪脖颈间,他的脸偷偷红了,被一个帅哥抱住,还是一个他有点喜欢的帅哥,爆豪不好意思极了。他轻轻推轰,示意他离开,没想到被抱得更紧。
爆豪仰着头,盯着头上细碎的天空看,他其实挺乐意轰在体育课上关注他的,轰可能是个Ω吧。爆豪分析,在他和轰在场的几次ΑΩ混战,轰都是一副很难受的样子躲开,假使他是Α,应该强硬挥发信息素而不是逃避。更不会像个Ω一样寻求拥抱,果然轰是个装β的Ω,又是Ω啊。
“伪装β很辛苦吧。”爆豪小声说。轰身子一僵,他从爆豪胸前起身,异色的瞳仁带着不曾有的情绪,“学长知道了。”
“猜的。”爆豪别过脸,轰用小动物见到母亲楚楚可怜般的眼神紧盯着他,令他心跳加速。

体育祭来了,ΑΩ繁殖大业来了。爆豪都不期待说,上年度,他是如何在突然发情的ΑΩ中,在愉快围观的β中取得体育第一,说出来丢脸,简直耻辱。在滚作好几团与咔咔拍照的人群里独自奋斗的孤单身影,呸,赶紧忘掉!
今年爆豪一脸不情愿的担当了志愿者,见到发情的鸳鸯就拿棍子赶,惹得装β犯跑到校长那里打报告,校长相泽消太说如果你们能打败爆豪就随意处理他。
前文提到,在这个以繁殖为主的世界,只有小部分人拥有个性,而拥有个性的人里面,具有攻击性的寥寥无几。像爆豪这种一碰就炸的脾气不碰也炸的个性,一般的ΑΩ是不敢碰的。
除了轰。
轰焦冻约爆豪胜已小树林见。
“我听同学说,只要赢了学长就可以要求学长做任何事。”
啊?哪里来的传言。爆豪胜已站在阳光下跃跃欲试,运动了一上午出了一身汗,个性正是最强的时候,既然对面的半边混蛋说这话,那就来比比!
看看谁厉害。
闪转腾挪,爆炸,冰冻,火焰,爆炸……
“混蛋阴阳脸,个性不错嘛,既然拥有双个性就好好来一场,不许放水。”
“是,学长,我会赢。”
“敢说大话你死定了!”
带着目的而来的轰,趁着爆豪愣神的一秒把他冻在地面上。爆豪胜已非常难缠,轰几乎都要放弃赢的希望,他发现只要他和爆豪离得很近,爆豪会有十分短暂的脸红愣神,他趁此机会取得胜利。
“下次我会赢你。”爆豪胜已从冰块里跳出来,问轰焦冻想让自己做什么,过份的事情他不会答应。
“我,我想和学长做朋友,可以喊名字那种。”轰紧紧抓住爆豪的胳膊,冰冻和火焰同时出现。
“喂喂,把你的个性收一收。”
“学长答应我!”
“我有名字,轰学弟,喊我名字。”
“胜,胜已……”
“……”
“……好香啊。”
“去死!”

爆豪与轰作为朋友正式交往起来,爆豪想或许找一个Ω做朋友比做情侣要好吧,不担心被Α追去。他这么对上鸣说,上鸣回他,“你这个思想很有问题。”
同为β的上鸣有一个β女友耳郎,四个人经常一起出外行动,有次耳郎开玩笑说爆豪带坏小朋友。说小朋友应该跟同龄人在一起。
还未等爆豪发怒,轰抢先说,“我愿意,我喜欢爆豪。”
上鸣耳郎吃吃发笑,爆豪发火,轰发愣。

耳郎说这句话是有原因的,某天轰悄悄问她,爆豪是不是讨厌Α,耳郎嘲笑了他一通,说,你才发现啊,他最讨厌Α了!所以你少跟他混在一起。
耳郎的意思是,轰作为Ω最好不要受爆豪仇视Α的影响而找不到Α。在轰耳中却是另一番意思,爆豪讨厌Α,你作为Α离他远一点。
但是,爆豪在知道他是Α时也没表现哪里讨厌他,是不是他是特别的。

这一美好的愿望,在切岛出现时打破了,切岛是爆豪小时候的玩伴,也是那群未知小男孩中一员。他小时候被凶巴巴的爆豪吓哭过,也挨过爆豪的拳头,切岛个性觉醒时跑到爆豪面前秀,说“爆豪,你虽然很有男子汉气概,但是长的比其他小姑娘好看,我会保护你的。”想当然的被爆豪炸了一番。
切岛从ΑΩ学校跑来找爆豪玩,抱着爆豪吐槽繁殖论太不人道了,学校太没意思了,他当时应该装β来和爆豪上同样的学校。
切岛很会撒娇,让人没有防备心里,而且在外人看来,两人气场很合,爆豪在面对切岛时也比平时安静,最重要的切岛是Α,爆豪是Ω,两人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个认知让轰惊起一身冷汗。本来和切岛打打闹闹的爆豪,发现轰脸色不对,想到可能是Ω受Α影响,就说和切岛到一边说话。
在轰眼里就变成爆豪想单独和切岛亲热,不愿意他这个电灯泡跟着。

轰深吸几口气,快走几步追上离开的爆豪,从切岛手里抢过爆豪的手腕,说自己想跟爆豪一起。爆豪愣了一秒,低头看被拉住的已经开始结霜的手,他对切岛说抱歉,现在走不开。
切岛哈哈大笑,勾着爆豪的肩膀,在他耳边大声说,“爆豪你这不对啊,有了新欢忘了旧爱,我们都是很危险的……”Α字还未出口切岛被爆豪炸飞了出去。

轰把爆豪攥的更紧,他拉着爆豪来到一隐蔽处,爆豪甩开轰的牵制,双手抱胸,问他刚才怎么回事。
“你刚才是什么情况,你不讨厌Α?”爆豪直视着轰的异色瞳,里面都是他的影子。
爆豪是想说,以往作为Ω的轰都在躲避Α的信息素,刚才见到切岛,虽然Α的信息素让轰不舒服,轰没有躲避反而追了上来,是说轰喜欢切岛吗?爆豪盯着轰的脸,为什么长这么帅啊,为什么光看着他的脸就会心跳加速,为什么不看看β的他,他很优秀的。
轰点头,他自己是Α他又怎么会讨厌Α,他说,“ΑΩ挺好的。”爆豪讨厌Α,爆豪有Α的朋友,爆豪是Ω,自己是Α,ΑΩ挺好的,如果是自己这个Α,爆豪会接受自己吧,ΑΩ挺好的。只有爆豪这个Ω挺好的。自己讨厌Ω,爆豪讨厌Α,他俩是同类型的人,他和爆豪挺好的。
“βΩ更好。”爆豪蹙眉,果然轰喜欢切岛,切岛去死吧!
“还是ΑΩ合适。”他这个Α明明比β更适合爆豪。
“是βΩ。”他这个β哪里比Α差。
“ΑΩ才是最配的!”轰有点着急,明明他这个帅气的Α就在身边,爆豪为什么还要关注β。
“闭嘴,还嘴炸死你!”爆豪烦躁,都怪切岛。
快速跑掉的爆豪找到和上鸣一起的切岛,对他进行了一顿爆炸。
无辜群众切岛表示,自己没干什么啊?

“讨厌Α,Α去死!”爆豪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喝绿豆汤。爆豪妈递给他面纸嫌弃极了,“混小子,脏死了,眼泪鼻涕都进锅了。”
“要你管,臭老太婆。”
光已知道儿子这破脾气随自己,她上前揉揉爆豪塌下来的脑袋,安慰他,“Ω选择Α是天生的,你想想看,ΑΩ经常引发肢体混战,有比较专一的Ω只想和一个Α绑定,Α和Ω成结,双方就不会受到他人发情期的影响。如果是βΩ结合,β无法给予Ω成结,无法给予Ω安全感,Ω爱着β,却没办法逃避Α的发情期影响被迫陷入肢体混战,这样Ω多痛苦。”
“……我知道了。”
爆豪光已看着儿子还未从感伤中抽离出来的背影,叹息,儿子这次是载在哪个Ω身上,第一次看他这么伤心。
爆豪胜坐在太太身边,握住她的手。光已对他微笑,还是ββ恋好,自家儿子太折腾。
“比起Ω胜已更应该找个Α。”爆豪胜说。
“亲爱的,你这想法会吓到儿子的。”
“好像谁前几天跟我说过类似的话?”
“讨厌你。”

爆豪胜已开始躲避轰,作为Ω的轰还是找个Α合适,他自己的梦想也只是找个漂亮的β而已,哼,轰这个杀马特丑八怪死开。
另一边,爆豪反驳轰说βΩ更好,让轰很伤心,爆豪宁愿选择β也不选择他这个Α吗?他跑到医院去探望住院的母亲,问她“ΑΩ”不好吗?
母亲只是抚摸着儿子的脑袋没有给予回答,轰冷虽然给轰家生了四个孩子,但她可是货真价实的β。
ΑβΩ世界,人类崇尚ΑΩ繁殖,占绝大部分的β繁殖力低下,大部分ββ家庭只有一个孩子,在人类繁殖大业里β是被排除在外的。
Ω数量是最少的,成家立业找不到Ω的Α往往会选择β,β不如Ω娇嫩,β繁殖力不如Ω。β身上藏着秘密,如果一个β和Α结合次数达到一定数量,β会拥有Ω的一部分特性。
比如繁殖力增强。
这个特性几乎没人研究,一部分是Αβ家庭结合次数不够,一部分是丈夫Α对妻子β的保护。
而轰冷却是个不想过多生孩子的β,她只是个β而已,在生出第四个孩子也就是轰焦冻时,轰冷陷入无法疏解的抑郁中。她对焦冻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损害,她被迫长期住院。
轰冷摸着轰焦冻的头,喃喃,“ΑΩ很好,Αβ也很好,只要相爱什么都很好。”

轰焦冻发现爆豪胜已在躲他,他经过一系列反思,自己追求的ΑΩ恋和父亲的不同,他只是喜欢的人是Ω而已,如果那人是β或是Α都没问题。他喜欢爆豪胜已并不是因为他是Ω,而仅仅是爆豪胜已这个人。
轰焦冻在一棵树上找到爆豪胜已,爆豪的书本盖在脸上,好像睡着了。轰借助个性上了树,他把身子探在爆豪上方,悄悄拿开遮脸的课本。
说起来,爆豪胜已长的很好看,皮肤白,眼睛亮,平时一种精力旺盛的感觉,安静下来又让人觉得美丽而诱惑。
轰知道学校里有Α对爆豪感兴趣,时不时挑衅他,惹他生气,然后被揍得哇哇叫,如果不是爆豪讨厌Α或许这些Α就表白了。
轰低下头,闻着爆豪胜已身上隐隐透出的香气,着魔一般,吻了下去。爆豪睫毛轻颤,脑中天人交战。
爆豪胜已没睡,假寐而已,轰爬上树,待在他上方吻他,他都知道。他心跳如雷鼓,整个身躯都在颤抖。
轰发现了他的异样,轰脸红了。

咔嚓,树枝折断的声音。老树不堪两个大小伙子的重量,折了胳膊把两个闹别扭的孩子扔下。
想象中的痛疼并没有到来,轰在触地之前结出冰滑梯,两人安全落地。
爆豪胜已僵在轰焦冻怀里,他心烦意乱,满脸通红看着眼前的帅脸靠近。轰再次吻上了他。












评论(2)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