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轰爆AB面的ooc 2

   轰爆AB

爆豪单方面的躲避解除了。只不过令爆豪想不通的是为啥轰焦冻一个Ω这么霸气,和他亲吻总觉得自己才是Ω。
爆豪胜已把轰焦冻推到墙上,拉着轰的领带让他低头,他抬头亲吻轰,说,“这样才对。”
轰眼睛发亮,原来爆豪是主动型。
两人腻腻歪歪的校园恋开始,仅限牵手接吻。

时光飞逝,两人的关系丝毫不得进展。轰想过临时标记爆豪,做个占有气息标记,可爆豪似乎不需要。他发现爆豪和一般的Ω不同,不会被诱发发情期,Α的信息素也对他不起作用。
这种情况的Ω只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被深度标记过,爆豪说他喜欢β,β不能给Ω标记,结合爆豪那么痛恨Α来说,爆豪被Α强迫过!轰想到这里,突然心脏好痛,胸口好苦,他失手打碎了面碗。
对面的爆豪吃了一惊,喊了服务员重新给做一份。他发现轰不对劲,表情难得凶残,目眦崩裂,他对轰伸手反被一把抓住。轰冷冷的问他,是谁,是谁强迫他。
轰极其愤怒,是谁碰过爆豪的身体?!因情绪太过于激动,轰的两侧身体扬起冰霜与火焰。
然后就被店员赶了出来。

对于轰的失常,爆豪莫名其妙,他不清楚轰怎么了,怎么突然失控一般。
爆豪上前抱住轰,他知道轰需要安慰,他知道轰每次难受都来寻求他的拥抱。
轰闻到爆豪身上散发的气息,逐渐安静下来,他凑到爆豪脖颈间,寻找腺体。
β的腺体同它的生殖能力一样是萎缩的,β的腺体更多是装饰作用,轰不知道。
轰咬上爆豪缩小的腺体,尖利的虎牙刺破皮肤注入他的信息素,爆豪好像从未闻到过他的信息素,爆豪对他信息素的挑逗不起反应,爆豪以前被标记过。腺体好像被咬过很多次都受伤缩小了,但是,他有信心让爆豪记住他的味道,他有信心驱赶之前的信息素。
谁也不知道β被Α注入信息素会怎样,没有相关材料知识。
爆豪头脑发懵,一时不知道轰在做什么。
在ΑΩ繁殖为主的社会,β学校根本就没开设ΑΩ相关课程,β自己的够学就行了。
只关注脸和身材的爆豪也没从ΑΩ混战里学到什么,可以说爆豪在这方面一片空白。
而轰焦冻也仅有小时候父亲灌输的知识而已,是不是正确的,这个他根本不想了解,他又不可能找个Ω,以前的轰如是说。

“你是狗吗?干嘛咬我?去死啊,难受死我了。”爆豪胜已捂着受伤的脖子后退,今天的轰太奇怪了,从刚才就奇怪了。
“对不起,爆豪,我只是想标记你而已,想要你只属于我。”轰低头,像个得不到想要东西的孩子。
爆豪问父母,Ω会标记β吗?既然β不能标记Ω,那么Ω是不是可以标记β。
爆豪光已眼睛发亮,仔细询问了胜已情况,并查看他的腺体。
光已说,这个完全看对方的心意。看来你是被爱着的。
事后,光已偷偷对爆豪胜说,“想不到臭小子真的被Α盯上了,他竟然误以为Α是个Ω。我们要不要告诉他真相呢?”
“告诉吧。”
“不,等他自己发现更有趣,况且他这么聪明还发现不了吗?”

两人的交往终于取得实质性进展,从牵手接吻变成牵手接吻轰临时标记爆豪。
爆豪推开轰凑近的脑袋,拉上衣领,问他,要持续到什么时候,每次洗澡那里都十分刺痛,天天咬,腺体都快咬烂了。而且身体也不舒服,每次被咬跟中暑一样,头脑眩晕。
轰说等你可以闻到我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就停止。
β不同于ΑΩ,既不能分泌独有的气味,又闻不到其他人散发的气息,在ΑβΩ世界里一直处于一个折中的状态。
爆豪胜已想,自己闻不到轰焦冻身上信息素的气味,他得多伤心啊,他这么爱我。他双臂搂住轰的脖子,仰头吻他。

时间很快来到假期,爆豪胜已一如既往拿到年纪第一的成绩,他对着轰秀成绩,嘲笑小学弟成绩只得了第三。
轰冲上前吻他,爆豪的腰肢向后弯曲,两人在大街上热吻。经过的路人吹起口哨。
爆豪脸色绯红,在轰的怀抱里挣扎,轰抱紧爆豪释放信息素驱赶路人。
突然,爆豪,小小惊咦,他闻到了轰身上信息素的味道,如同他的个性,冰冷与炽热并存,像是雪地里松枝燃烧的味道,松油的清香弥漫开来令人迷幻,令他沉迷。
“我闻到了你身上的气味,噼里啪啦的很香。”爆豪对轰说。
轰把爆豪捞入怀中,深嗅,他觉得爆豪身上的味道才是最好闻的,爆豪的气味里已经混合了自己的味道,让他心头大好。

假期,轰焦冻也不回家,找了个咖啡店打工。
安德瓦守在出租屋前,眼见着逃跑的轰焦冻,他大喝一声追上去,揪着儿子的衣领摔上车,带他回家顺便相个亲。
轰焦冻反抗,反抗,车内布满冰棱,车窗碎裂,车门崩坏。车子紧急刹住,轰焦冻和安德瓦站在路中间,身边横侧着冻成冰块的私家车。
安德瓦心道,个性太影响ΑΩ繁殖大业了,他的后代要毁在上面吗?
“我是绝对不会跟父亲回去的,我有自己想走的路。”
“你所谓的路就是离家出走,装成β混日子吗?焦冻,ΑΩ繁殖是自然法则,你必须遵从。”
“我不会遵从父亲的,我有自己想做的事,有自己的选择,父亲是不会理解的。最重要的是我已经找到可以共度一生的人。”
“焦冻!”
“就是他!”轰焦冻脚下用力,右脚顿时生出一条冰路,把刚巧从旁边经过的吃瓜路人爆豪胜已给冻住了双脚。
爆豪当时正在打电话,跟母亲确认晚上要买的食材,还不知道咋回事呢,就被突然袭来的冰凌冻住脚步。
爆豪讶异,正待破口大骂,眼前一慌神,被一个体型高大的喷火男子抗了起来。男子喷着火焰,对不远处的轰焦冻说,“想要他就去参加今晚的相亲。”
啊啊,他的鞋还在地上,他上周刚买的鞋。爆豪挂了电话,反手就给安德瓦一个脸爆,他站在凸出的冰块上,弓着身子矮着身躯,双手迸出火花,他舔了舔嘴角,一脸骄傲的狰狞,“我可没那么轻易被抓住。”
“轰更不可能去相亲,他是我的!”爆豪胜已扬起脑袋,对安德瓦示威。
安德瓦晃了晃神,突然觉得面前这个小子嚣张醒目,如果论个性婚姻的话,和他儿子非常配。但是在这个ΑΩ繁殖的世界,这些个性完全是阻碍。

最后爆豪和轰被双双绑起来塞进车里,为了抓住轰焦冻,安德瓦可是做了十足的准备。
轰被压去相亲,爆豪被锁在房间内,安德瓦对爆豪说,“轰焦冻和你是不会幸福的,他需要的是软软的听话的Ω。”
如果不是被封住口舌,爆豪定会破口大骂,他骂人的话在嗓子里滚了几个来回,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为什么轰焦冻需要的是Ω他自己不就是Ω吗?ΩΩ恋?
爆豪回忆和轰的种种,他的沉默他的霸气他的担当他的占有欲,爆豪以前总以为是轰作为Ω装β的伪装,现在看来完全不是那一回事!轰根本就和软软的Ω相差很大。
爆豪咬牙,这个混蛋,竟然欺骗他,他如果出去定要炸死半边阴阳脸混蛋。

禁闭的房门打开,有个长相和轰有几分相似的女子悄然进入,她对爆豪胜已发出噤声的手势,示意他跟自己来。
女子介绍她是轰的姐姐,她前来找爆豪去解救受困的轰,爆豪问她,“轰是Ω吗?”
“你在说什么胡话,轰明明是Α,你不会一直都以为轰是Ω才和他交往?他哪里有Ω的影子啊?你作为Ω竟然连Α和Ω都区分不开吗?”
“我不是,我没有。”
“你都被轰标记了,还不承认吗?身上都是轰的味道。”轰冬美吸吸鼻子。
“……”
“发什么愣,时间来不及了,我这里有让你见到轰的方法。”
“……啊!姐姐,不要。”

夜晚,灯光璀璨,轰和一位年轻貌美的女子坐在饭店露天天台上,冷风呼啸,雪花飘洒。桌子上的烛光时明时暗,周围围了一圈黑衣男子。
咖啡很快就冷了,侍者倒掉重新上了一杯,问美女要不要方糖。女人说想要和轰换个地方,侍者摇摇头。
“下一位。”
不一会一个扎着双马尾,穿着洋裙,满脸气呼呼的女人踩着不稳的高跟鞋出现了,她好像不习惯穿高跟鞋,上阶梯时还扭了一下,很快稳住,速度降低向轰走过来。
两人对面而坐,面面相觑。
轰突然“噗嗤”笑出声。
“笑屁笑!”少女拍桌子,很生气。“你以为我愿意。”还不都是为了你!
侍者心道,好凶的小姑娘,轰少爷不会喜欢的,他上前询问,“要方糖吗?”
“辣椒!”
“什么?”
“噗嗤!”
“半边混蛋,笑死你啊!”少女转头怒视侍者“辣椒水,当然要辣椒水,你想冻死我吗?”说着浅金发少女紧了紧身上的方围巾。

爆豪胜已被轰焦冻的姐姐强行打扮成女人样子,说没问题,她相信焦冻的眼光,选的人肯定各方面都做的很好。
“做给你看。”爆豪气呼呼地说。
过紧的塑身衣压迫着爆豪胜已的呼吸,光滑的布料里三层外三层禁锢在身上,爆豪僵硬在座位上,脑中快速思考要怎么解救轰。
现在是冬天,又是在外面他很冷,没法发动个性。上来时观察了四周,到处都是黑衣人,就算突破了一处也没法完全逃出,就像之前他和轰被抓一样,几乎没有办法。
他的脚腕隐隐作痛,上楼梯时扭了好几次,估计两只脚都肿了,可能没法好好走路了。
爆豪胜已可怜兮兮看着轰向他求救。

轰用自身个性加热爆豪面前的咖啡,放大的俊脸出现在眼前,爆豪一瞬间呼吸不畅,见惯了平时的轰,西装革履包装下的轰有着独特魅力让爆豪小鹿乱撞,一时无法思考。他呆愣着傻傻看着轰吻他。
“你好美。”轰在爆豪耳边小声说。
爆豪脸更红了。
轰退回去,欣赏爆豪脸上的表情,他心情很好。他心里对姐姐表示感激,姐姐说让他不要反抗父亲乖乖去,她会给他送去惊喜。
而爆豪就是属于他的惊喜。

两人的气氛融洽,侍者喊来小提琴手给轰和相亲对象奏响爱的乐章,冻了一晚上,终于有少爷看对眼的了,虽然是只小辣椒。
轰起身邀请爆豪跳舞,爆豪惊诧地看着他,轰伸手把爆豪从椅子上捞起来,用一侧个性温暖他。
他把头埋在爆豪脖颈上,因为高跟鞋的缘故,爆豪和轰一样高度。他搂着爆豪拉紧的细腰,在他脖颈间偷笑,他对爆豪说,“你快冻僵了,活动一下出点汗。”
两人均觉得这是难得的相处机会,不会有第二次的奇妙之旅,轰和爆豪(轰单方面的意思比较多,毕竟爆豪的女装难得一见)商量了一下没有逃跑,顺着安德瓦的指示做下去,两人去楼下餐厅用餐,去电影院观影,去旅馆睡觉。

非常单纯的睡觉,轰在浴室洗澡,爆豪给父母打电话说自己晚归的原因,光已妈妈火上浇油让儿子小心贞操,对面可是个Α,他最讨厌的Α。
爆豪骂了几句挂断了电话。
轰擦拭着头发从浴室走出来,他低垂着眼皮思考和爆豪说的话,他很想今晚就对爆豪做深层标记,但这就顺了安德瓦的意。
就这么干睡觉?轰把脸藏进毛巾里,心想,怎么办啊。
爆豪一回头便是美男出浴图,还是一丝不挂的美男,他头一次看到轰的身躯,没想到轰焦冻这么有料,对他这个颜控加身材控简直双重冲击。
爆豪胜已不争气的流鼻血了。
该死的,真丢脸。
爆豪甩下手机快速冲进浴室,不一会又冲回来,身上的装备他一个人弄不下来,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脱掉一身女装。
爆豪站在花洒下,脑子一片混乱,他喜欢的人是个漂亮的Α,他和喜欢的人单独在旅馆里,他……
啊,不要在想了!

爆豪洗完时,轰已经上了床,开着昏黄的床头灯等着他。轰喊爆豪上来,爆豪挣扎了一下下,钻进被窝。
轰说,“把脚伸过来。”
“干,干嘛?”
轰拿出万金油对爆豪说,“你的脚肿得这么厉害还陪我这么久,我给你揉揉。”
爆豪起身,披着毯子把两双脚伸到轰前面。
“不大啊!”轰揉着爆豪的脚说。
“闭嘴!没人当你是哑巴。”

两情相悦的人,揉脚也会揉出问题,尤其在爆豪胜已舒服的哼哼声中。爆豪吸着鼻子,满脸通红,“空气里都是松油的香气,混蛋,你不会收敛一下吗!”
“对不起。”轰抓着爆豪的手去摸自己那里,滚烫的硬直物让爆豪吞了好几口唾沫。
“帮我!”
“不行,不行,不一样啊。”Α的结构和β的不一样,好大啊啊!
轰委屈装可怜兮兮,“爆豪,你这么讨厌Α吗?讨厌Α的我。”
轰焦冻抓着爆豪胜已的两双腿脚,一把扯到自己身下,他欺身而上,把慌张的爆豪困在两臂之间。不说话,眼巴巴盯着爆豪的双眼看,经过长时间相处,轰发现自己的脸就是爆豪的弱点。
爆豪眼神飘忽,他挣扎着,“只用手。”

轰抱着爆豪滚了个方向,爆豪趴在轰的身上。爆豪惊恐的发现Α上面还有个“钩”,轰解释说,这是成结用的,为了防止Ω在成结时逃跑。
成结是什么?
就是深度标记。
“ΑΩ真辛苦,还是β好。”爆豪自言自语。
“我不会让你辛苦的,我发誓。”轰抱着爆豪,刺破腺体注入他的信息素,他现在特别想给爆豪深度标记,结已经在爆豪手中形成了,爆豪紧握住双手感受轰焦冻的那根在自己手中膨大成结爆发。
现在还不是时候,轰安慰自己,爆豪总有接受他的那一天,他之前被强迫一定留下心理阴影了,他会给爆豪解开心结。
如果爆豪知道轰心里所想一定会破口大骂,当老子是什么,老子是能被强迫的吗?如果有那一天,他一定会把强迫他的人的根炸断。
可惜轰一次也没问爆豪,爆豪也不知道自己被轰误认为是Ω,所以青少年ΑβΩ区分迫在眉睫。

两人抱在一起睡到天蒙蒙亮,焦冬美来了电话,喊爆豪起床,说父亲晚点来看他们,她来给爆豪上妆。
爆豪的身体再一次受到禁锢的折磨,轰上前捏捏爆豪挤出来的胸,“真棒。”
“去死!”
 
昨晚相亲的资料,焦冬美偷偷换成了爆豪胜已的,安德瓦早晨邀请爆豪胜和爆豪光已的时候,两人还吓了一跳,爆豪什么时候和轰家纠缠在一起的,还是作为Ω,爆豪这小子为了钓Α竟然装Ω吗?怎么这么令人兴奋呢?果然从小的培养有了用武之地。
爆豪胜拍醒太太,“你可正常点吧。”

轰家,盛装的爆豪太太与女装的爆豪儿子相见,惊喜与愤怒碰撞,儿子屈服。爆豪低着头跪在父母身边,咬牙切齿。
爆豪太太与轰爹相谈甚欢,竟连结婚日子都定了下来。

回到家后,爆豪胜已炸了。
“臭老太婆,你想什么呢,你就想这么把儿子当闺女嫁了。”
“揍你啊混小子,不准喊我老太婆!臭小子反正都是要嫁人,还在乎什么外在性别,内在性别你这β在Α面前也就是半个姑娘。”光已翻出相册,“我记得你在分化前都是个小姑娘呢。”
轰隆,爆豪家什么东西爆炸了。
几天后轰家收到几本相册,是爆豪光已寄出的,随付信一封,大意是自家闺女从小调皮,望亲家多担当担当。在闺女出嫁前,给女婿闺女小时候的照片欣赏几下,以解相思之苦。
爆豪妈从箱子里抱出一堆相册,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儿子想销毁的黑历史可是母亲的爱好。

在这个冬天,爆豪胜已作为一个女Ω嫁给了轰焦冻,两家喜气洋洋。
作为结婚的条件,轰焦冻和轰胜已搬出轰家居住,爆豪胜已抓着轰的脖子让他答应这个要求,否则逃婚。
在这之前轰就对轰爸提了数个结婚的条件,轰爸都准了,儿子都已经ΑΩ婚了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
爆豪妈和轰冬美谈论起爆豪胜已的婚纱样式时发现彼此是有共同兴趣的人,两人对爆豪一顿折腾,满意的看着他步入教堂。
爆豪胜已一整天都是浑浑噩噩,又累又饿又浑身痛,他被轰焦冻抱上床时已经昏迷过去,轰抱着他同样睡了。

ΑβΩ世界,结婚时才会在档案里标记外在性别和内在性别。相泽消太翻看着改名为轰胜已的爆豪资料,女Ω,他给眼睛加了几滴眼药水,觉得自己需要去看眼科。
ΑβΩ世界结婚不限年龄,只要符合已分化。结婚后的姓名,也随意,即可以叫原来的名字也可以叫婚后名字。爆豪胜已虽然档案已改,在父母跟学校商议后两份档案并存,表面还是用原始档案,爆豪胜已男β。

多年后当轰焦冻知道了爆豪胜已真实性别,当爆豪胜已知道自己婚后档案性别,轰焦冻家炸了。

“老子是β!”






评论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