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蛊10(大天狗x酒吞童子)

中间隔了一个月更新似乎有什么变了

10

两人一路南行,这路遇景色让他们深切体会到气温的变化,离家时还是白雪飘满天,行了一路绿色是逐渐扎眼,几天的路程让他们过了一个春季的变化。
这日行到一山脚,漫山粉红,樱花开了整山头,酒吞捂着肚子对大天狗叫唤,“干粮吃完了,我们抓鱼去。”
山脚有条小溪潺潺,岸两边的垂柳开了花抽了枝,绿油油的条子垂在水面上,浓郁一片。
酒吞童子看到水就要往里跳,被大天狗险险捉住,因着酒吞起跳冲劲过大,二人险些坠了水。
大天狗阻止酒吞,“莫急,春寒重,水里不比岸上,贸然下水免不了感染寒气,还是小心为妙。”
酒吞瞧了瞧大天狗着装比自己多出来几层厚度,哦了一声算是应了,穿的多的有理。

在大天狗建议下,两人做了简单的鱼竿蹲在岸边钓鱼,有多简单的呢?一条垂柳枝,头上拴着酒吞刨出来的蚯蚓,就这么直接扔水里,能钓起鱼就才怪了。
“现在是春天吧”酒吞问。
“对。”大天狗答。
“春天鱼儿都在长身体吧。”
“?”大天狗不解。
“我们都蹲了一下午了,腿都麻了!”
“你可以选择坐着,躺着,倒立着。”大天狗面无表情,内心偷笑。
“你才倒立!我是说我们这样根本不是办法,你看水里的鱼长的跟蝌蚪似的,这么点怎么会咬钩!”酒吞跳起来,指着浮在水面上的简易鱼竿,对大天狗发火,早知道直接跳水里摸了,傻子才听大天狗的。
大天狗不急不恼,朝前探了身子查看在柳叶下游动的小黑点,无情发言打击酒吞,“说的没错,就是蝌蚪。”
“大天狗!”
“莫急莫动气,你在这里待着我去其他地方寻寻有没有吃食。”大天狗也晓得酒吞在气什么,饿起来连他家的鸡都吃,还有什么是酒吞不能做的。
临走前还特意嘱咐酒吞不要下水,违反了,蛊犯了不给解,酒吞这就来气,出了村,这大天狗开始自我放飞居心叵测了?不,这家伙就是不想给他解蛊,凭什么啊,他还不想给他插呢!说起来这蛊还和大天狗有不可磨灭的关系,那晚听得也不太真切,酒吞是肯定大天狗不会害他的,但是怎么就让自己撞上了,这蛊到底是要下给谁的?
真的是自己吗?可是自己就是山村野夫,除了师傅家的山头就是大天狗那,他没惹谁吧?偷吃不算。
“唉,我的命好苦啊。”酒吞童子躺坐在地上抚着饥饿的肚皮,想这些有的没的干嘛,解决温饱问题是首位。
盯了一会漫山粉红,酒吞坐不住了,这么漂亮的山总会有人家的,不如试着找找乞讨一下,想他英俊潇洒定能夺得少女几分欢心讨来吃食。
说到做到,也不管大天狗倘若回来找不见他会有多着急。
酒吞扛着葫芦往山上冲,还真让他瞅见一片红花中的几个大红喜字,凑上去摸摸,粘浆还没干,酒吞大喜。
这粘浆说起来就是面糊糊,熬制的时候一边加热一边搅拌就带着粘性了,可以食用。
酒吞伸手撕下树干上的喜字,摸了一手粘浆品尝,还可以。于是乎,酒吞顺着这些喜字一路吃到半山腰,当然毕竟是喜事,酒吞还不到丧心病狂的时候,他虽说吃了一路,可喜字都有好好复原。
也是巧,半路遇到找吃食的大天狗,看到他手里提着只大耗子,酒吞嫌恶极了,问他怎么不嫌脏了,连耗子都抓。
大天狗不明,为什么不能吃。
酒吞嘲笑他是个鸟人不见怪。
然后俩人又差点打上了。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