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me

就是个疯子,禁止改文抄袭!看文点1001q,tag,lo算是唠叨,储存作用

茨酒茨OA 2(纯茨酒有洁癖的小伙伴不要看)

这文茨木O攻,酒吞A受,但应该不是纯茨酒,雷者慎入

2
正值雨季,小店生意比往日清冷了些,酒吞也乐的清闲,坐在橱窗后面玩起了手游。
他背靠着橱窗玻璃,两条大长腿搭在另一张椅子上,游戏玩到尽兴还会喊几声。玻璃外的雨不嫌少般落了一日,很快酒吞的脊背就起了凉意,明显他就心大,雨天贴在临街的玻璃上,不冷才怪。
他起身伸了个懒腰,进到里间翻出外套穿上。出来时发现来了顾客,玻璃门伴着铃声被人从里到外拉开,也许是运气不好,风忽然增大,这凉雨冷风吹着来人一起闯入进来。
酒吞认得来人,是店里常客,一位长相优异的Omega,虽然在他自我介绍时酒吞对他的说辞依然持保留态度,他想或许茨木是为了降低他的警惕性。
毕竟他是会被误认为Omega的Alpha。
这很糟糕。

这个世界人类分为六个属性,男女X(Alpha,Beta,Omega)。立于高位的Alpha会强迫他看上的Omega,用他们具有压迫感的信息素。
令人惋惜的是酒吞是Alpha里的异端,本来Alpha的属性可以让他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打住……
可以让他自由自在畅游世界,坐着游轮喝着红酒钓着美人。
不对……
可以让他脱……单……
酒吞在想这些的时候,脸是红的,他捂脸感慨,为啥他就得有一股奶油味信息素呢?还是榴莲味的,唯一一个勾搭上的Omega还对榴莲味过敏。
噢!老天爷,这是在对他开玩笑吗?

眼前这位自称Omega的顾客收起被风吹坏支撑棱的折叠伞,把他放在门边上。他抬手扑楞他一头白色卷发,在酒吞眼里像是一只来回抖擞水珠的大型犬。
“雨太大了。”茨木说。
“是啊,你一路肯定很辛苦。”酒吞抬眼去瞅屋外的雨,好像又大了,今天大概回不去了。
“其实你完全可以不用来。”酒吞这么想着,心里话便也说了出来。
“我也不想冒雨来,身上都湿了,好难受,你有毛巾吗?”茨木的语气带着懊恼,像是在说自己的莽撞。
酒吞瞧他脚底积了小滩水渍,转身去里间给他取毛巾。他没看到低着头懊恼的茨木眼神发亮,嘴角翘起不小弧度,这似乎是他所希望的。

酒吞在这店后面收拾了一块窄小空间,放着日常用品和备用衣物,一张单人床占据了大部分空间。他单腿跪在床铺上去翻箱子里的衣物,他认为茨木不仅需要毛巾。
酒吞拿了一套大码运动服和毛巾回到前厅,他让茨木换上。
“就在这里?”茨木指了指玻璃橱窗,意思这都露了。
“雨这么大,根本就看不清里面情况。”
“万一来人呢。”
“这天除了你。”没有其他人会来。
“哦。”
茨木也不多说,三下五除二刷刷脱的精光,连内裤都不放过。
给酒吞吓得啊,画风这么彪悍的Omega他第一次见,不怪他见识少。
茨木坐在靠窗椅子上慢悠悠穿着裤子,他摸着他的大鸡自言自语,“亲爱的,今天委屈你了。”
本来站在门前望着雨幕发呆的酒吞,转过头看他,正看到茨木抓着大鸡对他摇摆。
酒吞又是一惊!这么放浪肯定不是Omega。

“现在你可以走了,趁雨还未下大。”酒吞等茨木收拾好准备赶人。
茨木问,“你确定?这雨比我来时还要大,而且我冒雨就是来吃你亲手做的榴莲蛋糕,我蛋糕都还没吃到你就赶我走。哪有你这样对待顾客的。”
“你想怎样?”
“吃不到榴莲蛋糕我不走。”
“你真是喜欢榴莲蛋糕啊。”
“必须的。”因为你嘛,茨木狡黠。

忘掉前情的进1001q      tag查看,不会上链接

评论(6)

热度(46)